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彭德怀横刀立马写真情  

傅国平

 

2017-10-19 10:43:34  来源:(2016年第21期)

 
 
 

发表评论

 

 

 

 

    90多年前,一个叫彭得华的湘潭伢子考取湖南讲武堂,为激励自己做一个有道德、有情怀的人,依《论语》“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之意,改名德怀,他就是后来极具声名的彭德怀元帅。80多年前,已成长为红军著名将领的彭德怀率部参加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这场历时两年的战略大转移中,他率部浴血奋战,立下了赫赫战功,也留下了很多感人的故事。今天,举国上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我们特选取长征途中发生在彭老总身上的几个动人的小故事,让我们重温那段苦难辉煌的历史,深刻感受彭总真情真性的人格魅力。

 

见面分一半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可攀。要想翻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19356月上旬,红军来到夹金山脚下,翻越这座海拔4000多米、山势陡峭、山上终年积雪的“拦路虎”,是彭德怀和他的部队突破包围圈,摆脱敌人围追堵截的唯一选择。而当时红军条件非常艰苦,士兵仍穿着夏衣,粮食和物资也十分匮乏,衣单人困马乏,要想过山,难度可想而知。

  短暂的休整后,614,部队决定翻越夹金山。一大早,部队就开始忙着做最后的行军准备,战士们开始吃干粮充饥。此时的彭德怀顾不上补充体力,他仔细检查每个战士的衣着行装,看绑腿是否扎好,鞋袜是否穿好。他对大家说:“别看现在山下热,等到了山上就会冷,不把衣服穿好,不把肚子填饱,就过不了雪山。”

    战士们均能按照彭总的要求穿好衣服,吃饱肚子积蓄体力,而唯独小孙无动于衷,什么也没吃。彭德怀发现小孙有些异常,连忙走到他身边,“人家都在吃东西,你为什么不吃?”小孙难为情地说:“首长,我手笨,不会做干粮。”“不吃干粮怎么能爬过雪山。”彭德怀沉着脸批评道:“乱弹琴,吃我的。”说着从身上挎包里拿出五六个青稞面做的团子,塞到小孙手里。

    长征途中,生活异常艰苦。小孙知道,他拿了首长干粮,首长就会饿肚子,所以坚决不肯拿。彭德怀一眼就看出了小孙心思,不由分说把干粮塞到小孙手上,深情地说:“有盐同咸,无盐同淡。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见面分一半。”几句简短风趣的话驱走了小孙的窘态,小孙只得接过彭德怀的青稞团子。这几个青稞团子不仅给小孙增添了热量和力气,更给他增添了勇气和信心,支持他顺利地翻过了那座终年积雪的“神山”。

 

上门送大衣

  19358月,红军经过千辛万苦,翻过数座雪山,来到了藏区。此时红军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饥寒交迫,疲惫不堪。藏区同胞非常欢迎红军的到来,为了帮助红军,主动提供食宿、积极充当向导,甚至还帮忙阻拦敌军。

  一天,彭德怀途经一藏胞住所,听到屋内有呻吟声。急忙走进去,看见一位藏族老大娘躺在床上,面容憔悴,痛苦不已。老人身上仅盖着又黑又薄的烂棉絮,浑身发抖。群众受苦,红军责无旁贷。他急忙脱下军大衣要给大娘盖上。老大娘不顾身体虚弱,用尽力气推脱说:“我是黄土埋了大半截的人,早死早解脱,你要是把衣服给我,可会冻坏的。”见老大娘不肯要军大衣,彭德怀没有再多说话,直接将军大衣盖在老大娘的身上,便大步走出了房门。老大娘望着彭德怀离开的背影,感动得双手合十,泪水直流。

 

挥泪杀骡子

  “过草地那些日子,天气是风一阵雨一阵,身上是干一阵湿一阵,肚里是饱一顿饥一顿,走路是深一脚浅一脚。软沓沓,水渍渍,大部分人挺过来了,不少人却倒下去了。”聂荣臻元帅曾在回忆录中如此描述当年过草地时的艰苦情况。

  草地气候恶劣多变,素有“死亡之地”之称。长征途中,上有飞机轰炸,下有敌兵围攻堵截,还要通过人烟稀少、遍布水草沼泽泥潭的草地,饥寒交迫的红军就像是在和死神赛跑。

  19358月,彭德怀率红三军团进入草地。由于环境、气候非常恶劣,行军十分艰难,不少红军战士长眠于此。红三军团的任务是阻挡追兵,为保证机动性,部队携带干粮很少,路边野菜又早被前边部队挖光。眼看部队要断炊,战士都撑不住了,彭德怀决定杀驮载物品的几头牲畜以解燃眉之急,包括他最喜爱的,从江西就跟随部队的大黑骡子。

  “什么?杀大黑骡子?你不出草地啦?”老饲养员急了。几个警卫员听后也急忙围过来表示反对。彭德怀深情地望着拴在旁边的骡子,平静地说:“部队现在连野菜也吃不上了,只有杀牲口解决吃的,或许能多一些人走出草地。”

  老饲养员流着眼泪对彭德怀说:“可是你怎么走出草地?别的可以杀,大黑骡子一定要留下,它为革命立过功。” 

  彭德怀拍着老饲养员肩膀说:“你们能走,我也能走。雪山不是已经走过来了吗?草地又算得了什么!大黑骡子驮伤员、驮粮食、驮器材,是为革命立了功,就让它立最后一次大功吧!”

  彭德怀不顾大家再三请求,坚定地说“执行命令”。枪声响后。彭德怀向着斜倒下去的大黑骡子,缓缓地摘下军帽。

 

唯我英勇红军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毛主席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大家都耳熟能详,其背后的故事却鲜有人知。

  193510月,中央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经过艰苦跋涉,进入了陕北吴起镇。红军立足未稳,宁夏马鸿逵、马鸿宾的骑兵部队就追过来了。党中央把砍掉“尾巴”的重任交给了彭德怀。

  接到任务后,彭德怀立即察看地形、制定作战方案,在拟定发给中央的作战电报中,用了一句“山高路远沟深”来概括地形。1020日夜战斗打响,一时间,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在这场战斗中,彭德怀指挥红军,在吴起镇西北部的五里沟口一带利用有利地形设下埋伏,分割包围并吃掉敌1个骑兵团,击溃2个骑兵团,俘虏700余人,迫使敌军停止了对红军的追击。接到捷报,毛主席心情异常兴奋,连连点头说“打得好哇”,继而挥毫写下了:“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其中“山高路远坑深”是彭德怀电文“山高路远沟深”略微改动而成的。

  战斗结束后,彭德怀到毛主席住处汇报作战情况,恰主席不在,无意中看到主席称赞自己的诗,很不安,便提笔将最后一句改为“唯我英勇红军”。

  长征路上,彭德怀屡立奇功,毛主席的诗,评价恰如其分,而彭德怀却认为,打胜仗不仅仅是指挥者的功劳,更是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彭大将军”改为“英勇红军”,既是彭德怀坦荡胸襟的真实体现,也是他始终把民众的力量看作天底下最伟大力量的真实写照。

  彭德怀元帅长征路上表现出的体恤士兵、关心群众、敢打硬仗、功成不居的朴实情怀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作为元帅家乡人,我们将始终以元帅精神为指引,大力发展县域经济,着力改善人民生活,让伟人精神在新时期焕发出新的光芒。

(作者系中共湘潭县委书记)

 

(《新湘评论》2016年第21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