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贺龙军团智战便水  

蒋国经 佘振文

 

2017-08-18 17:58:19  来源:(2016年第23期)

 
 
 

发表评论

 

 

 

 

  便水(即新店坪、上坪一带)位于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与新晃侗族自治县(时称晃县)交界之处。当年,贺龙带领的红二、六军团长征时为打击尾追的国民党军队,曾在这里组织了一次激烈的战斗,后在长征史上称为“便水战役”。

  19351228日至29日,贺龙率红二、六军团在黔阳的江西街、托口等地再次抢渡沅水,进入芷江休整。

  193611日,红二、六军团在芷江冷水铺召开政治干部会议,初步检查了突围以来的政治工作,进行了新一年的战斗动员,并提出了创建湘黔边新苏区的任务。3日,红二、六军团分别进入波州和晃县的龙溪口一带,击溃和消灭了几股土匪武装,开展了强大的政治宣传攻势,接连不断地打击了土豪劣绅,并在人民群众中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

  这时,敌总指挥刘建绪远住洪江,尾追之敌郭汝栋纵队主力刚抵麻阳,正沿辰水向湘黔边境堵截,樊蒿甫纵队的先头部队才过榆树湾一带。陈渠珍师集中在永绥、保靖一线,与红军相距约四天路程。追击红军较紧的敌人只有湘敌李觉纵队和陶广纵队。而且主力离红军均有一二天路程,唯有章亮基第十六师最卖力,单独从芷江竹坪铺、冷水铺一带向晃县伸进。该敌只有四个团,远程而来,十分疲惫,是比较孤立好打的敌人。4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夏曦、张子意等红二、六军团的领导在晃县龙溪口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力量和兵力分布情况,认为抓住这个战机,利用晃县、芷江交界处的有利地形,出其不意地包围敌十六师是完全可能的。于是,决定组织便水战斗,从左右两边侧击敌人,断其便水渡口,使敌增援部队不能过河,形成翁中捉鳖、关门打狗之势,吃掉十六师。当日红军派五师进占贵州玉屏作为临时后方,并派少数部队向北活动迷惑敌人,给敌造成我主力北上的错觉,大部队则隐蔽在晃县、芷江交界处进行紧张的战前动员和战斗的准备工作。

  15日晨,红六军团十六师、十七师在波州桥头进行战前动员,战士们情绪激昂,摩拳擦掌,高喊“捉雀雀(即李觉)去”。旋即顺大路急速返回晃、芷交界处,在门楼坳、蜈蚣坳、对火铺一带的高山密林中成“U”字形悄悄隐蔽下来,布下口袋,只等敌人章亮基师钻进来。另一部分红军沿江口顺

水河而下,准备去切断便水渡口。

  上午9时左右,红二军团四师、六师分别从龙溪口、垅塘坪、兴隆坳等地出发,经晃县大湾罗、木铎溪、中段、贵州横坡跑步直入芷江的仲黄坪,下午6时左右到达涧溪。指挥部设在涧溪以东羊古庄。

  下午2时左右,敌章亮基十六师的杜道周四十七旅的先遣队抵达上坪的蒿菜坪,距门楼坳约半里路,听说前面有红军埋伏,便不敢继续前进,胡乱地向门楼坳方向打了几百发子弹,即龟缩不动。敌四十九旅的九三、九六两团也疾速从三里桥一带赶来。红军打埋伏已是不可能了,便当机立断决定抓住战机,乘敌立脚未稳,兵力尚未展开之时来个猛扑,将敌压入三里桥、新店坪一带的开阔地,旋即将其歼灭。下午4时许,红军十六师、十七师大部从门楼坳、蜈蚣坳、对伙铺一带压下来。疲惫的敌四十七旅遭受猛烈冲击,在蒿菜坪一带丢下了不少尸体,狼狈逃窜,逃至牛屎垅一带才慌忙抢占了尖坡、大坡、哨棚坡、大沙界、撑架坡、云庵界等高地进行顽抗。随后赶到的敌十六师何平旅九二、九五两团在右翼抢占了岩禾塘、荷叶塘等高地。敌人在各高地架起机枪,凭借轻重机枪的疯狂扫射,阻挡红军的进攻。红军占领了茅庵界、水井冲界上、云寨坡、花棚界等高地,继续向敌人发动进攻,与敌人争夺高地。下午6时以后,牛屎垅一带的战斗打得异常激烈。

  红军首长在分析了敌情之后,立即改变战斗部署:红四师和红六师马上兵分两路。四师从涧溪出发侧击敌人薄弱的右翼,迅速抢占岩禾塘、荷叶塘一带高地,威胁敌后方,控制新店坪,切断便水渡口,堵住敌军援军。六师从同乐村出发迂回到敌九三团的右侧,准备在上坪与新店坪间猛插一刀,拦腰将敌斩断,配合正面,夹击上坪之敌,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将敌切成两块,速战速决,逐块吃掉。

  红四师迅速赶到岩禾塘时,敌十六师何平旅的九五团已先到达,占据了一些山头,阻击红军向便水急进。红四师便立即发起进攻,冒着飞雪,与敌争夺高地。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到深夜十二点钟,眼看敌人的右翼防线即将崩溃,敌人李觉的十九师庄文恒旅与唐伯寅旅之一部渡过便水,接替了敌九五团的防线,占据了新店坪的陈家垅、营盘界一带,与红军对峙。红四师未能夺下便水渡口。四师参谋长金承忠和十一团团长覃耀楚就在这次激烈的争夺战中光荣牺牲。

  红六师一部以极其迅速的动作,迂回到敌九三团右翼。敌九三团已被我正面的红十六、十七师打得焦头烂额,无力顾及侧翼。红六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从上坪与新店坪的接合部突击进去,拟使敌九三、九六团陷进腹背受击的局面。意想不到敌十六师何平旅的胡惕团拼死抵抗红军迂回部队。至此,战线成扇形拉开,处处都在进行恶战。

  从江口沿河而下的六军团一部,入大洪山附近的白水滩,准备急进便水渡口砍断敌军过河的便水浮桥,刚到皇后滩一带便遭敌人堵击。于是,红军便上水井冲界上与敌争夺撑架坡高地。

  5日夜,进行了一夜的激战,敌人凭着武器优势,疯狂抵抗红军的进攻。红军不怕大雪路滑,在指挥员的带领下,组成大刀队、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一次次勇猛冲锋,夺下了不少山头。但敌军在云寨坡、撑架坡的重机枪阵地,对红军威胁很大。为了占领这些阵地,6日凌晨,红军挑选了十多名战士,腰挎手榴弹,手挥大刀,从山后的干溪沟里,利用树枝草丛掩护,慢慢往上爬,爬到山顶时,用手榴弹偷袭了这个阵地,夺取了敌人的机枪。勇猛的大刀队杀出一条血路,冲上了撑架坡,砍得敌人血肉横飞。敌人来增援的五挺机枪还不及放下肩,就被红军战士缴获了。敌十六师九三、九六团的一些重要阵地也相继被红军夺取。早饭后,红十六、十七师在牛屎垅、良田湾、大坡界、杨泉坳、撑架坡、哨棚坡、云寨坡一带发起强攻,敌人丢下上百具尸体溃退。红军在茅庵界、盘圳湾俘虏敌军一个连。后因敌陈光中六十三师渡过便水上来增援,红军才停止进攻。

  午后,红六军团的五十一团,从左翼云山界高地压下,一举击溃敌十九师一部,乘胜追击,像一把尖刀拦腰插入敌阵之中,抄袭敌主阵地的后侧新店坪、便水一带,使敌人受到很大威胁。上坪、新店坪之敌的联络被切断,使敌陷入包围之中。此时,红十六师、十七师又从正面发动强大攻势。红四师、六师从右翼夹攻,夺取了敌人在蹬坡的机枪阵地,吃掉了敌十九师一部,很快打乱了敌人的阵脚。这时,李觉慌了,连忙调动十九师唐旅的邬团来堵击红军五十一团的进攻,战斗异常激烈。五十一团终因无援兵及时接应,未能巩固阵地扩大战果;加之在激烈战斗时,敌陈光中六十三师的一部赶到增援,五十一团伤亡较大,只好退回原阵地与敌相持。

  战斗中,红军虽给尾追之敌以狠狠打击,但因未能控制便水渡口,堵住增援之敌,加之红军投入战斗的部队战线拉得长,所以没有一下吃掉敌十六师,致使敌援军愈来愈多。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继续战斗于我不利。红六军团只好在6日下午3时开始陆续撤出战斗,退至对伙铺、波州一带。红二军团四师、六师与敌相持到晚上,也相继撤出战斗。

  战斗从5日下午5时开始至6日晚,共毙伤敌近千人,其中伤敌团长1人,营长2人,毙敌营长1人,毙敌士兵500余人。红军伤亡也近千人。

  6日晚,红二、六军团仍继续长征,一部经芭蕉湾、倒湾、马路坡入贵州的黄道司;另一部分从芷江上坪的仲黄坪入贵州横坡至晃县龙溪口。

 

(《新湘评论》2016年第23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