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欧阳端祥:我愿为祖国奉献自己的一切  

欧阳端祥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17期)

 
 
 

发表评论

 

 

 

 

    建军90周年之际,回首我37年的从军生涯,一切仿佛历历在目,尤其是在高空击落美军间谍气球、参与原子弹与氢弹试验“取样”飞行任务及在云南前线轮战,几个片段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王登/

 

    我叫欧阳端祥,19409月出生在湖南攸县市上坪村一个贫困家庭,祖祖辈辈靠种田来维持生计。1959年,我报名参军,成为了一名空军战士,实现了我的报国理想。在党组织的精心培养下,我成长为一名“特级飞行员”,被授予“尖子飞行员”与“王牌飞行员”称号。1980年,我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空军某师副师长。1983年,任师长。

 

    击落美国高空间谍气球

    19721115,一只美国高空间谍气球经由前苏联西伯利亚飞入我国上空,上面装有摄影及发射全套装置,能在10000~20000的高空清晰地拍摄地面景物并发送回美国,美国的这种霸权行为激怒了各国空军,他们纷纷派出精锐飞行员上空拦截,却未能奏效。当时中国空军装备不算先进,西方国家认为,中国当时根本不具备击落气球的技术与能力,根本奈何不了它。中国战士决不能容忍如此嚣张的公然侵犯和挑衅,“打掉它!”中央军委首长果断指示。但打掉它又谈何容易?作战飞机两翼距离不过9,但气球直径有15,离远了,打不准。靠得太近了,高速飞行的飞机又很容易撞上气球并被气球裹住,造成机毁人亡,所以击落它的难度非常大。

    在新疆,我空军派出优秀飞行员在高空拦截,却因经验不足,让气球跑了。1115,气球将飞经甘肃,如果不将其击落,它将继续东飞,使我国蒙受重大损失。情况十分紧急,刻不容缓!1115,我师接到上级首长命令,“美军间谍气球经过你部上空时,必须将其击落!”从电话中可以感受到首长对我部寄予的深切期望。

    兰州军区空军首长连续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作战方案,命令我部挑选几名优秀的尖子飞行员,升空作战将其击落,我就是当时被选中的其中一员。

  当日,我部飞行员整装待发,随着一颗信号弹,第一架飞机呼啸着腾空而起,轰隆隆的炮声过后,气球却安然无恙。随后又起飞一架飞机拦击,战果仍然为零。两位战友的失利,使我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有千斤之重。这时,指挥员一声令下,我按下了飞机引擎,按预定的作战方案,我射出了几发炮弹,气球没有伤着丝毫。照此打下去,命中的可能性很小。此时我在空中盘旋了一大圈,迅速拟定了一个新的作战方案:第一,靠近间谍气球,把原定射击距离由1000~2000缩小到400~600;第二,调整射击,抬高角度;第三,单炮射击命中率太低,改为三炮齐发。但这样做在飞行条例上是严格禁止的。靠得太近,高速飞行的飞机很容易撞上气球,造成机毁人亡;在万米高空三炮齐发,会造成发动机缺氧而停机。但神圣的使命感,使我顾不上那么多,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方设法都要把间谍气球击落。时间紧迫,我开始向气球逼近,在距离气球500多米远的时候,三炮齐发,随着一声巨响,气球如同一个巨大的肥皂泡,在阳光的照射下立马灰飞烟灭。

  当我平静地返回机场,走出座舱时,师团领导激动地握着我的手称赞说:“打出了国威,为空军争了光。”我击落高空侦察气球的消息报告到兰州军区空军,兰州军区空军首长专门派工作组到我部总结经验。

 

到蘑菇云中取样

    飞行事业本身就是一项勇敢者的事业,驾机参加原子弹和氢弹核试验更是如此。大家都知道核辐射危害极大,执行这样的任务要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19721976年间,我先后三次参加了原子弹和氢弹核试验的“取样”飞行任务。当得知组织上让我参加试验时,我就把一身的劲儿都放在飞行上,埋头钻研业务,认真熟悉仪器设备,开始仔细考虑如何精心操作飞机。初次试飞,我仔细观察、琢磨,回来后,把几个关键点都铭记在心,把每一个步骤都像记电路图似的记录下来。经过一番努力,我顺利完成了三次核试验蘑菇云取样任务,并准确报读了当时空中的各种测量数据。

  我国原子弹、氢弹试验成功,当人们欣喜若狂地为我国拥有原子弹、氢弹而欢呼时,我更是激动万分,为自己能为国家和人民做出应有的贡献而感到自豪!为了鼓励我,组织给我记了三等功。197610月,又将我从某团的副大队长,直接提拔为某团的副团长。1977年,我光荣参加了党的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然而,成功总是伴随着奉献甚至是牺牲。1976年在氢弹试验“取样”返回地面后,由于座舱密封不严,经仪器测试,结果显示我被有毒气体辐射了,对身体造成了较大损害。白血球由八千下降到二千,身体抵抗力明显减弱,并患上了眼角膜炎、胃炎、前列腺炎等疾病。受伤后,我被立即安排住院。我的飞行梦想该怎么办呢?我不能再飞行了吗?当时我真是心急如焚!

  值得庆幸的是,空军首长和师部领导给予了我最大的关怀,医护人员给我制定了最佳的治疗方案。我积极配合治疗,同时注意适当锻炼身体,渐渐地我的身体康复了。

  19779月,组织上为提高我的军事水平,派我到空军学院学习深造。在此期间,作为副团长,我不仅要加强理论学习,更重要的是要提高自己的组织指挥能力。与此同时,我也利用这一学习机会,对过去的飞行经验与教训进行了总结,并做了大量笔记。1978年毕业后,我荣膺某团团长。新上任后,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全团有55名飞行员的情况下,采取分班飞行和跨昼夜飞行等办法,按期高质量地完成了所有任务。1979年,我指挥飞行场次达60多场,飞行时间长达113小时。为此,军区空军再给我记了一次三等功。

 

云南前线轮战

    1984年,我奉命率某师指挥班子和某团到云南前线轮战。期间我主要抓了两项工作,一项是“空中走得动的问题”。这次轮战出征战机34架,由于准备充分,机务上没有出现漏油、漏气等现象,前后四个机场数千公里,飞行员都能够在每个机场依次发动、着陆成功。当天本场起飞,当天到达目的地机场,圆满完成了“走得动的问题”,实施空中高速机动的能力受到了上级的表扬。二是组织严密,敢于担当。在轮战中,正好赶上收复老山、者阴山的战斗。根据上级指示,我严密组织战斗,作战前我尽可能把任务想得艰巨一些,把情况想得复杂一些,同时还和同志们一起商议,让大伙献计献策。由于准备充分,终于完成了掩护陆军作战、空中巡逻、佯动和反侦察窜扰等任务,保证了空中与地面的安全,受到了昆明指挥所和空军领导的表彰。战斗结束后,上级给我部所有人员都颁发了“老山、者阴山作战胜利纪念章”。返回部队后,兰空首长还专门安排我到兄弟部队做了参战经验介绍。

  1985,军队实行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我所在的某师予以撤销。两年后,空军将我从兰空调到广空,让我担任广州军区空军某师的师长。一下从工作了21年之久的兰州军区空军到完全陌生环境的广州军区空军,其中的不舍与艰辛只有我自己清楚。但作为一名军人,只要国家需要,我随时都做好了牺牲与奉献的准备,服从安排更是职责与使命,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1989年,根据组织的安排我被调到广州空军司令部任参谋长助理,负责作战系统与检查部队作战装备情况工作。1996年,我正式办理退休手续,结束了37年从军生涯。

  回顾整个军旅生涯,我深深感恩党和国家对我的精心培养,为此,无论何时何地,服从命令、不怕牺牲、敢于战斗都始终是我人生的信条。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我愿随时奉献自己的一切,即使生命也在所不惜!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我还是会这样做的。

 

(《新湘评论》2017年第17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