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朱德:谨守寒素朴实  

郑林华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20期)

 
 
 

发表评论

 

 

 

 

    朱德是德高望重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长期担任党和国家、人民军队的重要领导职务,他谨守寒素朴实的家风,严格约束家人,至今令人景仰。

 

“每个人都要锻炼,要能吃苦”

  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中共中央最高领袖定的是一级工资,但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他们拿的都是四级工资,也就是400多元。绝大多数人的工资,都是随着参加工作的年限而递增,而这几位最高领袖,又响应了毛泽东的倡导,工资实行“递减制”。

  和党政干部相比,军队干部的薪金要稍微高些。朱德作为十大元帅之首,功高德劭,完全可以拿元帅工资。但他以已经不在军队中担任实际职务为由,坚决不拿元帅工资。这样一来,他和夫人康克清两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才顶一个元帅的工资。两位老人的日常生活费用,加上十几个孩子吃、穿、上学的费用,还要接济家乡的亲戚,仅仅靠工资,日子就有点紧巴巴了。

  朱德的女儿朱敏曾回忆说:“父亲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俭朴作风。他每顿饭差不多都是一碗米饭、一小盘素菜、一小盘自己家里腌的泡菜,另一盘菜里几片肉,一小碗汤。他的衣着也很简单,几件较好的衣服只有接见外宾或外出时才穿,一回到家里就换上旧衣服。他的内衣、毛巾都破到不能再补、无法再用时才换新的。他床上铺的褥子、床单,盖的被子也都用了二三十年,上面打了不少补丁。他对我们说:‘衣服被子只要整齐干净,补补能穿能盖就行,何必买新的?给国家节约一寸布也是好的。这比战争年代好多了,那时一件衣服要穿好多年。’”

  朱德从不肯要任何特殊照顾,不愿让国家为他多花一分钱。三年困难时期,家里由于来往客人多,粮食超支了50多斤。工作人员想让机关补上,他坚决不同意,并坚持和全家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瓜菜代”的办法把超支粮食补了回来。

  对于吃苦的意义,1954年朱德在一次讲话中指出:“每个人都要锻炼,要能吃苦,有朴素作风。人们都是‘从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些人本来出身很苦,但进城以后就变了,不俭朴了。我们的党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只有我们才能用这么大的力量和时间来改造社会,不但要改造经济,而且还要改造思想意识和道德风尚。旧习气不可能一下子除掉,沾染旧习气也很容易。如果不养成朴素、节约的习惯,生产无论怎样发展,人们的欲望也是难于满足的。”

 

“共产党员就是要带头艰苦朴素”

    崇尚简朴是朱德的美德之一。朱德一生和旧势力、旧观念作斗争,为受剥削、受压迫的人民大众谋解放,一生中过的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生活。

    保健医生顾英奇曾回忆他第一次见到朱德时的情景,只见朱德贴身穿的是一套浅蓝色丝绸面的丝棉袄裤,袄裤面已完全破烂,补丁挨着补丁,不知穿了多少年,一直舍不得丢弃。外边罩一套制服,照样年年穿它过冬。一直到1960年以后,这套棉衣实在无法再补了,才换了一套新的。

    朱德还有一双穿了多年的老式棕色皮凉鞋,颜色已褪落得斑驳不匀失去光泽,但他也总是不肯换新的。他每年夏天叫卫士给拿这双鞋时,风趣地说:“拿草鞋来。”大家就都知道他要的是这双凉鞋。直到1965年顾英奇离开时,这双鞋还在伴随他老人家度夏。

    1956年的一天,朱德要卫士拿一套灰色哔叽料中山装,卫士不情愿地说:“那套衣服两只袖子已经磨得破烂不堪,不能再穿了。”朱德却坚持要穿:“补一补,还可以再穿嘛!”衣服补好后,他很满意,高兴地说:“衣服不怕它破,破了可以补上,洗得干净,这样穿起有什么不好?中国人、外国人看了都好嘛!我们共产党员就是要带头艰苦朴素,做出榜样。”

  那些年,工作人员为了朱德的健康,总想给他改善一下伙食,以保证营养。厨师邓林为此想了不少办法。而朱德为了这件事不知和他谈过多少次话。

    有一次,朱德笑着问:“邓师傅是不是资本家呀?”

    邓师傅红着脸赶紧说:“首长莫开玩笑,我哪里是什么资本家呵!”

    朱德依然和蔼地说:“不是资本家,怎么那样阔气呀?不要天天都成席嘛,要吃家常便饭。我们这些人过去都是农民,是吃粗粮、小青菜长大的,身体也很健康。我不让你每天做大鱼大肉,不是怕花钱,主要是要养成俭朴的习惯,一切从六亿人民出发,生活上不要太超乎人民生活水平之上。”

在三年困难时期,朱德对自己的生活要求更严了,减少了粮食定量,一般不吃肉食,并反复对大家讲:“现在国家经济困难,人民生活艰苦,我们要想到全国人民,要同他们同甘共苦,节约一点是一点,绝对不能铺张浪费。”朱德真正做到了同全国人民一道节衣缩食,共渡难关。

 

“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

    朱德一生廉洁奉公,在党内享有很高的声誉。他不仅自己常常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且严格要求自己的子女,从不为他们谋取特权。

    1960年,朱德一个孙子满7岁该上小学了。开学那天,他背上书包,换上干净的衣服,高兴得不得了。他知道学校离家很远,以为可以坐汽车去。等着他的却是一辆三轮车。天真的孩子一见三轮车就嚷起来:“这不是四个轮子的,我要坐四个轮子的车!”朱德听了,严肃地告诉他:“你问一问王伯伯,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他坐过汽车吗?”拉车的王师傅说:“别说汽车,就连这三轮车也没坐过哟。旧社会我给有钱人家拉包车,光着脚跑遍北京城,可是还吃不饱肚子。”朱德又给孙子讲道理:“你要坐小汽车,别人的孩子也要坐小汽车,你们要浪费国家多少汽油啊?小汽车是公家给爷爷办公事用的,你小孩去上学怎能坐小汽车呢?再说你今天坐,明天坐,以后还能和没有汽车坐的小朋友在一起吗?你今天想坐汽车,明天想穿新衣服,你能爱学习吗?”

    朱德对家里所有子女无一例外,不准他们坐自己的汽车外出或上学。有时女儿生病,需要汽车送去看病或住院时,他还一再叮嘱秘书,按规定照付汽油费。

    朱德有个孙子在青岛海军某部当兵。1974年,朱德的儿子朱琦病故以后,儿媳怕老人寂寞,就给朱德孙子所在部队首长写了一封信,请求把孙子调回北京,以便照顾老人。部队首长考虑到朱德的实际困难,就同意了。孙子调回北京的第一个星期天就去看望爷爷奶奶,一进家门,朱德就问:“你怎么回来了?是出差,还是开会?”孙子没有敢说自己调回北京了,只是说在北京某部帮助工作。几个月过去了,他又去看望爷爷和奶奶。朱德觉得可能有问题,就把孙子叫到自己的房间里,严肃地问道:“你在这里帮忙,要帮多久?怎么不走了?是不是调回北京了?”孙子一看再也瞒不住了,只好如实告诉爷爷。朱德一听,很不高兴:“我要的是革命接班人,不要孝子贤孙,你从哪里来的,还应该回到哪里去!”事后他把部队首长请到家里来,详细问了孙子调回北京的经过,诚恳地说:“请你们还是把他调到部队的基层去锻炼吧!不要因为我的关系把他留在大机关里。我们共产党人绝不能为子女谋特权。朱琦去世了,我年岁大,有组织上照顾,用不着他们。”部队首长非常感动,当场表示照办。

    过了几天,孙子接到调令,要去南京部队的一个基层单位工作,他把这事告诉了朱德。朱德听后十分满意:“应该走出机关,到基层去锻炼,这样,对你的成长是大有好处的。你应该安心到基层去工作。”孙子希望过了春节再去部队:“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春节还放三天假。我想过了春节再走,你看行吗?”朱德耐心地对他说:“不行!一个解放军战士,必须坚决服从命令听指挥,要严格执行纪律。大年三十叫走也要走!到部队和同志们一起过年更有意思,可不能有特权思想。”

    朱德曾经语重心长地跟子女讲:“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接班就是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本领。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只想着自己的名誉、地位,这样的人早晚要被人民打倒。”

 

(《新湘评论》2017年第20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