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东山学校是所好学校”  

唐春元 肖鹄 石海平 王莹莎

 

2017-11-28 18:22:17  来源:

 
 
 

发表评论

 

 

  

 

毛主席给东山学校的回信

 

193610月,历经两万五千里长途跋涉刚刚到达陕北的毛泽东,在保安的窑洞里第一次对外国记者斯诺谈起了自己的身世,并特别介绍了他进的第一所新式学校----东山高等小学堂:“那里不那么注重经书,西方的‘新学’却教得比较多。教学方法也是相当‘激进’的。”“在这所新式学校里我能够学到自然科学和新的西方学科。”“我在这个学校很有进步。”1955年,毛泽东在与东山学校同学谭世瑛的谈话中,再次说起了东山学校在他成长过程中的作用:“我进不了东山学校,也到不了长沙城,只怕出不了韶山冲呢!”对于母校的这种特别情感,毛泽东的儿媳邵华将军体会最深,她曾深情地回忆说:“爸爸生前就多次跟我们说过,东山学校是所好学校。”

 

“东台起凤”  地灵人杰

出湘乡城的“望月春”门往南,过涟水河后再步行片刻,就到了东台山麓的东岸坪。这时,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一座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下、既古色古香又现代典雅的建筑群,这就是前面毛泽东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起的“新式学校”----湖南湘乡东山学校。毛泽东手书的“东山学校”就悬挂在学校的大门之首。

东山学校与湘乡胜景东台山和矗立在山尖上的文塔遥遥相望。东台山虽然不是很高,但森林茂密,山体秀美,形如仪凤翔空,故昔人美曰“东台起凤”,又名凤凰山,是湘乡八景之首。山上的文塔、八角亭、凤凰寺,历史悠久,闻名遐迩,已有千余年历史。一代伟人毛泽东在东山求学时,常与学友攀登东台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东山学校原来叫东山高等小学堂,其前身为湘乡东山书院,最早又叫东山精舍,是1890年由湘军将领和乡绅捐资兴建的。书院建在一块相传为“莲花宝地”上。原来这里的周围有三口呈品字形的池塘,每当旭日东升,池塘里的水雾慢慢上升,借以七彩晨光的照射,在远处山峦的映衬下,犹如一朵盛开的大莲花。建院时,设计者匠心独具地将三口池塘挖通,连成环形河,河中间横跨一座石桥。明朗的晴天,如果站在便河桥上欣赏环形河的美景时,你会惊奇地看到圆柱形东台山和七层高的文塔同时倒映在环形河中,随着微微的河水晃动,真有点分不清是山、塔在水中,还是水在山、塔之中。水、山、塔构成了一幅动态的、惟妙惟肖的美丽画图,好看极了。

东山书院的建筑风格独特:规模宏伟,屋宇轩昂;古雅简朴,庄严肃穆;斗拱飞檐,美轮美奂。整个院舍为正厅三进,东西各五斋,共有60余间,为宫墙式书院。跨过书院大门,步行数步便进入正堂大厅。正堂的横梁上悬挂着“公诚勤俭”的校训匾。中庭的两翼,分别为东斋和西斋,东斋为学生的寝室,西斋是学生的自修室,教室则位于西斋之尾。

东山书院虽历经百年沧桑,但仍保存完好。院藏文物充分展示了这里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内涵。毛泽东当年就读过的教室和课桌、自修用过的桌椅、住过的东斋寝室及木床和蓝麻蚊帐,当年为佃户挑水用过的水桶等,都保存完好。另外,这里还修建了永久性的“毛泽东在东山”纪念馆和一代名人陈赓、谭政、萧三、萧子升、易礼容、毛泽覃等的纪念馆。东山书院现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革故鼎新  兼容并包

东山书院在湘乡所办各书院中,虽然是最晚的一所,但却以其标新立异、与时俱进的办学特点而大大有别于其他书院,并脱颖而出,成为湖南最早的新式学堂。1895年,学院初建时取名“东山精舍”,立“公诚勤俭”为校训,废科举,兴新学,开湖南新式教育之先河;1900年易名为“东山书院”,1905年更名为“湘乡公立东山高等小学堂”,1940年改为“湖南省私立东山初级中学”。尽管学校名称变动了多次,但其革故鼎新,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和风格却一直没有变,特点特色都非常鲜明。

突破传统,求变求通。无论是东山精舍时期,或是在东山书院时代,或是到东山高等小学堂,学校一直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变通并突破传统书院的陈规陋习,不断变更传统的经学教学模式,坚持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前提下,做到兼容并包。为了开阔老师和学生的视野,使之能跟上世界发展的大潮,学校从有限的经费中,拨专款订购了当时来说比较昂贵的《万国公报》、《格致汇编》、《申报》、《汉报》、《时务报》、《新民丛报》、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等书报刊,并在课堂上公开讲授维新派的一些文章,允许学生仿效“康梁体”作文。

注重实践,求新求实。从开办东山精舍开始,学校就非常注重实践操作,把培养学生用脑与动手结合起来,明确规定:“学宜崇实,俟经费充足,当于上海多购天算、地、矿、医、律、声、光、重、化、电、汽学诸书,以供学徒观览讲习,并购泰西仪器及格致制造各学器具以资考验,俾明其理而开其智。”在课程的设置上,也脱离了传统书院科举仕进的轨道,以培养专精一技的实用人材为基本价值取向,设有算学、格致、方言、商务四斋。算学基本上是我们现在讲的数学,包括代数和几何;格致是声、光、电、化等自然科学的总称;方言指语言文字,目的是造就翻译人才;商务则指的是经济。学校始终强调的是发扬“崇实”精神,即“教之以实事,程之以实功”。特别是书院更名为东山高等小学堂后,完全按照现代小学教育的原则与要求来设置,目的是为社会培养有用和实用人材,并将学生的身体锻炼作为必修课纳入教学内容。

讲究方法,遵循规律。在具体教学中,学校要求各科教师必须从新设科目的具体实际出发,采用循序渐进、符合教学规律和学生需求规律的方法。比如对算学,即代数和几何的教学,他们就规定了“算学当循序渐进,初学一年习几何、代数、平三角,少广,第二年则习曲线、微分、积分,第三年则习弧三角及微积分之深义,立体之几何”。

经世致用,鼓励创新。从东山精舍开始,学校就实践着湖湘文化所倡导的经世致用的主张,要求学生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学者期于明体达用。研究之外,宜习事于史,详考其治乱得失之故。经世要务,皆讨论其所以然,积久贯通,庶其求足以匡时;发之为言,亦足以救世”。与此同时,学校还主张学术探索,积极创新,并鼓励学生勤学好问,“务其大者远者,不分汉宋,不分中外,虚心以求是,敬业乐群,则学必有成”。

 

领袖母校  名人摇篮

东山学校是毛泽东走出韶山冲,走向长沙,走向井冈山、延安、北京的第一站,这里留下了他太多的记忆。所以,后来他曾与一师时期的同学周世钊深情地回忆说:“我虽然是湘潭人,但受的是湘乡人的教育。”

1910年秋,毛泽东走出韶山冲,到了东山高等小学堂。入校时,毛泽东----一个外县籍且又耽误了考期的考生,凭一篇文采飞扬、志向远大的应试文章《言志》,赢得了堂长李元甫、老师贺岚岗和谭咏春的赞赏,都说“我们得了一个建国才”。

在东山高等小学堂,毛泽东如鱼得水,如饥似渴地扎入了书籍报刊里。校长室楼上有一间藏书楼,平时很少有人知道,毛泽东到校后不久就发现了它,并经常去借阅中外历史地理书籍。学校藏书不能满足他的求知渴望,就向表兄文运昌借书来读,学校陈列室里至今还保存着一张当年他归还《盛世危言》、《新民丛报》等十一本书的便条。特别是《新民丛报》和《饮冰室文集》等宣传维新变法的书刊,他读了又读,精辟之处可以背出来。

毛泽东当时最爱听李元甫堂长“中国一天天贫弱,是遭受列强欺侮之缘由”的时事训话,也爱听贺岚岗先生运用新观点解释旧经文的经学课,特别对李元甫关于“中国的地形像一片桑叶,日本的国土像一条蚕子,中国有被‘蚕食’的危险”的讲述,感触更是深刻。从此,在毛泽东的心里就播下了两颗种子:一是解除农民痛苦,一是打倒列强。

每天课余饭后,毛泽东总是喜欢独自倚着便河石桥上的栏杆看书,并边看边欣赏便河中东台山和文塔的倒影。有时,他也和同学们在这里谈论时事和中国富强之道,还经常把从书报中获得的新思想讲给同学们听。晚自习时,他也常和班上同学开辩论会,各抒己见,谈对时局的看法,谈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通过接触新思想和新知识,毛泽东开阔了视野,于是他给自己取名为“子任”,意即以天下为己任。

在东山学校读书时,毛泽东就以擅长作文著称。他不仅喜欢康有为、梁启超关于维新求变的文章,而且常常仿效“康梁体”作文。他写的《救国图存论》、《宋襄公论》等文章,更是师生中广为传诵的上乘之作。《宋襄公论》一文,三页格子纸,写了两页半,国文教员谭咏春先生阅后赞口不绝:“毛润之的文章,不仅思想进步,文笔泼辣,而且立意高远,见解精辟,令人折服。”并用朱笔写了一则批语:“视似君身有仙骨,寰观气宇,似黄河之水一泻千里。”破例给这篇文章打了105分。

毛泽东仿效“康梁体”作文,当然也遭到了一些老师的非议。但是,李元甫堂长和贺岚岗、谭咏春等老师却非常欣赏和支持。李元甫堂长曾公开说:毛润之的文章我都看过了,是写得很好的。另外嘛,“康梁体”的文章也是可以学的。

从此,东山高等小学堂活跃起来了。谭咏春先生得到堂长的应允,公开在课堂上开讲“康梁体”;贺岚岗先生则开讲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一时间,学堂到处讲维新,甚至还有宣传民主、自由和博爱、平等思想的。东山高等小学堂的教学和学习的风气来了个根本的转变,真正成了一所“洋学堂”。

在东山学校读书时,毛泽东还非常注意锻炼身体。他除了经常性参加学校的体育必修课外,还经常组织同学到野外活动。或登山游泳,或静坐默思,以达到共同娱乐、调剂身心、锻炼意志、增强体质的目的。

除了开国领袖毛泽东,东山学校还走出了共和国开国大将陈赓、谭政,国际著名诗人萧三,著名社会活动家易礼容,革命烈士毛泽覃、杨幼麟。大革命时期,湘乡农民运动是闻名全国的,而领导这一运动的骨干,大多数是东山高等小学堂的校友。

 

不忘师恩  情系东山

毛泽东在东山虽然只读了一个学期的书,但在他的求学经历中却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使之终生难以忘怀。即便在40多年后他成了中国这个泱泱大国的最高领导人,而且身居首都北京,日理万机,可他从没有忘记仅读过半年书的东山高等小学堂,更没有忘记当年的师友们。

新中国成立后,谭咏春的儿子谭世瑛多次给毛泽东写信,毛泽东于百忙中给这位老同学回了5封信,并在19555月邀请他去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共同回顾起在东山学校同窗生活的岁月。当听了谭世瑛讲起当年“康梁体”文章的风波后,毛泽东感叹地说:那一年,我是“土包子”进了洋学堂,对康有为、梁启超,可以说是崇拜得很呢!接着,他又问起了李元甫、贺岚岗、谭咏春等老师的情况。

谭世瑛告诉毛泽东,李元甫堂长在去世前,曾经写了一幅对联自挽:“为国育材,应有一木支大厦;齐家教子,不及三葛在南阳。”

毛泽东听了,感触很深,并轻声地把这副对联反复念了好几遍,然后深情地说:李元甫先生,贺岚岗先生,还有你父亲,都是热心的教育家。他们是爱惜人才的!没有他们,我进不了东山学校,也不会到长沙湘乡驻省中学读书。是呀,在当时,他们能够那样关心一个学生,真不容易呀!

1958年,毛泽东堂兄毛宇居到北京请主席为湘潭大学题写校名。毛泽东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后说:我小时候读书的东山学校,几次来信要我写校牌,我也未写,假如给你们写了,他们不会有意见吗?

毛宇居说:这个问题好办,你写两张,东山学校那一张我给你送去,两县人民不就都没意见了吗?

毛泽东又问,那写什么好呢?

毛宇居说:现在是叫东山小学。

毛泽东略沉思了一会儿,说:为什么硬要叫小学呢?将来学校可以发展,可以办中学、大学嘛!还是叫东山学校好,这样,一次不就写全了?

于是,毛泽东挥笔题写了“东山学校”校名二纸,并写了一封回信:“东山学校各同志:你们的大字报早已收到,甚谢。现遵嘱写了校名二纸,请选用,未知适当否?毛泽东,一九五八年九月十日。”

毛泽东在信中所说的“大字报”,指的是1957年在东山小学及附设初中班工作的十多个教师,用联名签字的方式写的一封请求信,大意是:韶山是您老人家的家乡,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是您老人家的母校,都题写了校名;东山,也是您老人家的母校,请在百忙中挤点时间为东山题写校名。毛泽东诙谐地把这封请求信当作“大字报”了。

从此,东山学校便把毛泽东为母校题写校名的这一天----九月十日,作为学校的校庆日。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