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父亲的军功章  

沙 金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19期)

 
 
 

发表评论

 

 

 

 

 

  

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1952年底入朝,因战后帮助朝鲜重建,至1956年才回国,在朝鲜战斗了整整四年时间。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起父亲在朝鲜战场上打仗的故事,也见过父亲当年腰别手枪的威武照片,却从没听说过父亲立功的事,也没有见过他戴军功章的照片。

  有一年,父亲从老家来长沙小住,很郑重地从提包里掏出一个红布包。他颤抖着双手一层层打开,原来红布上别着两块三等功军功章,还有几块入朝作战的纪念章。

  父亲这两块三等功军功章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在战场上作战勇敢获得的呢?父亲没说,我也没问。

  父亲从朝鲜归国后,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一两年才回家探亲。我从小与父亲在一起的时间极少,加之父亲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小时候我很怕他。长大后,我又离开家乡读书和工作,父亲则退休回了老家。

  这次,父亲一早就穿上一件旧的草绿色军衣,看着他忙乎,分明是想将别在红布上的军功章取下来别在衣服上,他老人家还表达了让我帮他照几张穿军装、别上军功章相片的意思。

  于是,我边摆弄相机边等父亲将军功章别好后就开始拍摄。然而,患有帕金森病的父亲手抖得很厉害,弄了很久都没有将军功章别好。见到这一情景,我心里突然一阵难过。曾顶天立地、身健体壮的父亲,到了风烛残年之时,竟无法完成这般简单的动作。此时,我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我走到父亲跟前小声说:“我来帮您。”

  父亲有些不甘地叹道:“唉,这手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我躬着腰贴近父亲,将军功章一枚枚细心地别在他的左胸前。

  那天,父亲兴致很好,穿着别上军功章的军装很精神,一脸慈祥的笑容定格在下午美好的阳光里。

  拍完照后,父亲让我将军功章取下来又别在那块红布上。他老人家将军功章轻轻地抚摸了几遍后,又将红布层层包好,然后交给我,说:“这个就放在你这里吧!”

  虽然父亲没有多说什么,但我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我在心里对父亲说,这是最珍贵的传家宝,我一定会将它好好保管的,并一代代传承下去。

  从那以后,我与父亲的交流渐渐地多了,了解了父亲过去许多鲜为家人知道的事情,其中有些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在朝鲜战场的一次战斗中,敌机轰炸阵地,父亲的老班长、入党介绍人和培养人奋不顾身扑在父亲身上,老班长牺牲了,父亲活了下来。老班长临终前对父亲只说了一句话:听党的话跟党走。父亲牢牢地记住了老班长的话,表现突出,多次立功受奖,在朝鲜战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我后来参加工作时,父亲特意和我进行了一次深谈。他对我从工作、学习、生活等方面絮絮叨叨了一番。最后特别强调:你走上工作岗位了,就要听党的话跟党走,争取早日加入党组织。这是父亲在政治上对我提出的要求和希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转非”是令人羡慕的大好事。而我父亲当时又负责这个工作,经常竭尽全力帮别人办理,但他对自己家属“农转非”的事却从不提起。有一次,单位领导曾主动对他提过,要父亲把自己家属农村户口也解决了,可父亲想到当时“农转非”指标有限,很多人都在争,就没有考虑。因此,我家也就错过了农村人十分渴望的“农转非”的机会。

  还有一件事,我初中毕业时,正遇上父亲单位招工,而且单位也给了父亲一个指标。当时,能招工进单位端“铁饭碗”,对农村人来说是一件梦寐以求的好事。可是,父亲却又毫不犹豫地将这个指标给了别人。父亲认为我年龄还小,他的愿望是让我多读些书。幸亏我考上了高中,后来参加高考跳出了农门。如果我落榜回乡当了农民,知道有这回事后,或许心里还不知怎么恨父亲呢!

  父亲这一生都在默默付出,不谋私利,兢兢业业。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单位,他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优秀军人和共产党员。

  父亲去世近三年了。每次看到他留给我的军功章,我便思绪万千。父亲,您放心,您的军功章已永远珍藏在我的心里。我一定会将它好好保管,并一代代传承下去。

 

(《新湘评论》2017年第19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