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要统一起来  

----刘少奇是如何开展调查研究的

郑林华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18期)

 
 
 

发表评论

 

 

 

 

  作为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重要成员,刘少奇非常重视调查研究,他曾多次指出:调查研究是为了认识世界,认识世界的目的是为了改造世界,改造世界中又进一步认识世界。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要统一起来。要做好调查研究不容易,就是人的主观世界反映客观世界不容易。这确实是刘少奇的经验之谈,他是党内善于做调查研究工作的模范。

 

“讲真话最要紧”

 1957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正如火如荼,但党内一些不正之风已有所露头,党风问题引起了全党及全国人民群众的关注。为了克服官僚主义,给党内的不正之风作出准确的判断,刘少奇决定到南方考察。

  225日,刘少奇和随行的8名调研人员在北京乘坐专列南下,一路上,他除了听各地同志汇报情况外,还透过车窗看着列车外的田野、乡村和工厂。他一再提醒随行同志,要警惕“不实之辞”。

  一天,列车即将开出河南省界了,大家正在餐车上吃午饭,刘少奇指着车窗外田野上农民拉犁的场面,严肃地对大家说:“我在石家庄就发现农村耕牛不足,看见人拉犁。到了河南,发现情况更严重,但他们汇报时从来不讲这个问题,尽讲好的。”说罢,他神情凝重地望着窗外,为一些干部“报喜不报忧”、欺上瞒下的不良作风而担忧。

  他用《孟子》中“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告诫大家要讲真话。他说,齐国有个人,家有一妻一妾。她们发现丈夫每天外出总是酒足饭饱后才回家,并吹牛皮说是有钱有势的人请客。她们不信,就偷偷地跟着他,看见他走遍全城大街小巷,也没有一人理睬他。最后,他走到东郊坟地里,向祭祖坟的人伸手乞讨剩下的汤和饭菜来吃。回家后又吹牛,两个老婆把他狠狠嘲笑了一顿。

  刘少奇讲完故事后说:“你们看,靠吹牛、说慌、欺骗等手段过日子,迟早要真相毕露的,到头来就连自己的老婆都会为之不齿、感到羞愧的。”

  这时在座的同志们再也笑不起来了。刘少奇严肃地告诫大家说:“我们的各级干部一定要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有二讲二,讲真话最要紧,不要讲假话,不要报喜不报忧,要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这样我们就会永远和人民站在一起,我们的事业就会永远前进不止。那些靠说假话、靠吹牛的人,迟早要被人民群众所识破、所唾弃的!”

 

“说假话害死人啊”

 1958年夏天,刘少奇阅看各方面送来的大量文件和简报,发现报纸上越来越多地出现了某某地方放“卫星”的消息,并且卫星一个比一个放得大,他对此半信半疑。

  一天,秘书刘振德看到一份《简报》上报道安徽某县水稻亩产5000斤的消息,心情十分激动,特意把这份《简报》送给刘少奇看。刘少奇看后笑问:“你相信吗?”刘振德若有所悟:“我对南方的水稻产量不了解。但我知道北方的谷子、玉米和高粱,在解放前产量很低,解放后产量虽然提高了,亩产最高也不过七八百斤。”刘少奇肯定地说:“我是南方人,南方的水稻比北方的谷子,产量要高一些,但说亩产5000斤,肯定是吹牛。”后来经过深入调查,该县实际亩产不到1000斤。

  对当时出现的浮夸风,刘少奇早有察觉:“现在的浮夸风很严重,什么‘放卫星’‘万斤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都是浮夸,大话空话,骗人就是了。敢想敢干也要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嘛!”

  不久,河北省徐水县因“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轰动全国。刘少奇不敢相信徐水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具备消灭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体脑差别的条件,于是他决定亲自到徐水县看看。

  19589月,刘少奇全面视察了徐水县,通过仔细查访,发现该县的“共产主义”实际上是吃大锅饭不要钱的平均主义和一张“共产主义新农村的规划图”。他还看到,县里把食油当肥料,因为作物密植搞得密不透风,就在棉花田里架起鼓风机吹风散热。生产队干部向刘少奇介绍社员的干劲时说:“我们的口号是‘抓晴天,抢阴天,刮风下雨当好天,起早摸黑当半天,月光底下当白天。’”

  目睹此情此景,刘少奇心情格外沉重,但考虑到当时的形势,也为了保护群众和基层干部的积极性,刘少奇没有说一句责备的话,而是耐心提醒大家说,只有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了,人民的共产主义觉悟和全民教育普及提高了,工农之间、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城乡之间的差别逐步消失了,这才能进入共产主义。

 在谈到说假话的危害时,刘少奇说:“地方反映情况不准确,我这里作判断就会出错误。说假话害死人啊!一定要记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讲老实话。我们要对党对人民负责任啊!”

 

  “我们工作做得不好,对不起你们”

  三年困难时期,全国很多地方出现饥荒,刘少奇对此忧心如焚,为了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19614月,他回到湖南深入到农村进行调查研究。

  刘少奇感到以往的调研虽然走的地方多,但不深入,没有把情况和问题真正搞透。这次回家乡调研,他下了很大决心,要把情况和问题摸清楚。他对湖南省委负责同志说:这次到乡下去,不住招待所,采取过去苏区的办法,直接到老乡家,睡门板,铺禾草,既不扰民,又深入群众。人要少,一切轻装简从,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出现。

 刘少奇调研的第一站是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生产队。他的住所是养猪场的一间空旧房,屋子窗户是敞开的,就用布挡着风,原来的旧木床上加点稻草,两张方桌拼起,四条长凳围摆,用来开会和办公。在王家湾生产队调查的5天中,刘少奇就一直住在这所房子里。他在这里找人谈话、开会经常到深夜。开会时,工作人员为他点燃两支蜡烛照明,他却吹熄一支。

 第二站是湖南省农业合作化运动树起的一面“红旗”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在整整18天的调查中,刘少奇发现许多干部,特别是基层领导干部不敢说实话,不敢说心里话。因此,他觉得造成人民生活困难的局面,固然有天灾原因,但人祸是主要的。在找当地干部谈话时,他激动地说:“有好多‘产量’是上面逼出来的,你发动群众讨论嘛!群众讨论能产多少,就说多少。上面逼,群众产不出来,你让他撤你职好了。要顶住上面瞎指挥嘛!”调研期间,刘少奇把当时重要的公共食堂问题、粮食问题、山林问题、民主和法制问题都摸了底。

 随后他又到家乡宁乡县花明楼公社炭子冲调研。他邀请部分农民和基层干部到自己旧居谈话,对造成三年困难主动承担责任:“看到乡亲们生活很苦,我们工作做得不好,对不起你们。这次回来,看到工作搞成这个样子,中央有责任,要向你们承认错误。”他和大家探讨了食堂问题、房屋问题、退赔社员被平调的财产等问题,群众说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第二年也被他运用到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

 刘少奇这次历时44天的农村考察,为中央深入了解农村实际情况、纠正当时存在的“左”的倾向,发挥了重要作用。

 刘少奇认为:真正把情况调查清楚,对每一个问题、每一个问题的各个方面都调查清楚,我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经过一个过程,甚至是一个曲折的过程。想要得到真实的情况,首先要取得群众的信任。他强调要把自己真正放在人民公仆和小学生的地位上,要放下架子,才能深入下去调查研究;不进行调查研究,决定出的东西是不能符合客观情况的;要把工作深入到群众中去,和群众一样,一起劳动,一起生活,才能了解情况。多次与他一起调研的王光美同志回忆道:“在我和少奇同志共同生活的漫长岁月里,我感到他最宝贵的品质,就是对人民是那样的满腔热爱,同人民的血肉联系又是那样的深。”

 

(《新湘评论》2017年第18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