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千亿产业 千秋大业  

----对湖南发展先进电池产业的思考

杨立勇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21期)

 
 
 

发表评论

 

 

 

 

 

    先进电池产业是高科技、高附加值、高成长性新兴产业,更是驱动性、基础性、战略性先导产业。打造先进电池千亿产业应是湖南战略考量,极具时代价值、历史意义和现实可能,理当必须必要,定当必然必为。

 

必须: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先进电池产业的巨大性、朝阳性,决定了湖南打造先进电池千亿产业的意义现实而深远。

    具有做大经济总量、增强竞争实力的现实意义。千亿产业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引擎”。从湖南看,目前已有机械、食品、有色、轻工、电子、石化、医药、纺织、冶金、建材、轻工、文创等12个产业产值过千亿元。这12大千亿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到了全省总量的九成五以上,是湖南经济总量、增长贡献率和财税增收的主力军。从外省看,中部的湖北千亿产业已达17个,河南已有16个,江西11个,安徽10个;GDP总量排在湖南后一位的福建有9个,排在前一位的河北到2020年前将再打造3~5个千亿产业。因此,打造先进电池千亿产业,不仅使湖南千亿产业增加到13个,培育了新增长点,而且由于其产业关联系数大,技术联带功能强,能直接间接地为做大湖南经济总量、增强竞争实力产生重大贡献。

  具有转方式、调结构、惠民生的全局意义。先进电池是目前最理想的新一代绿色能源。我国早先计划到2025年新能源车要占汽车产销的25%。近日,德、英、法、印等国同时宣布在2030年将全面禁止销售汽柴油车,沃尔沃等诸多车企也宣布在2019年将不再生产新的燃油车型。湖南大力发展先进电池产业,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宝贵契机,是提升发展质量改善民生的可靠路径。

  具有创新驱动、抢占未来科技制高点的战略意义。每一次科学技术的革命性突破或重大进步,都会导致一次大的产业革命和结构的调整。先进电池的广泛深入应用被认为是21世纪对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闪耀着“新经济”“能源革命”“产业革命”的光芒。迅速打造先进电池千亿产业,是湖南抢占未来新科技制高点的战略选择,是在新一轮经济周期中赢得竞争先机的一次重大时代机遇。

 

必然:强劲崛起、千亿在望

  从新兴产业崛起需要的规模基础、发展速度、技术人才和市场前景等关键要素看,湖南打造先进电池千亿产业支撑有力。

  产业基础雄厚,规模支撑有底。一批先进电池龙头骨干企业在湖南快速发展,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先进电池材料生产聚集区。2016年全省先进电池产业共有规模以上企业84家,产业链四大环节都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成长或进驻,如湖南杉杉、桑顿、沃特玛等企业的产能产值均处国内甚至国际行业前列。长沙、郴州、湘潭成为湖南先进电池产业集中发展区域,三市先进电池产业实现增加值占全省比重近8成。

  业态呈“爆炸式”增长,速度支撑有劲。2016年,全省蓄电池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34.75亿元,实现利润同比增长55.9%。今年一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8.6%,增加值同比增长24.6%,增速比规模工业平均增速快17.3个百分点。这其中,锂离子电池制造业实现增加值占比81.7%,同比增长73.7%。到2020年湖南先进电池及材料产业产值规模可达1600亿元。

  人才、技术优势全国独一无二,科技支撑有才。中南大学被誉为我国“锂电池黄埔军校”,人才、技术储备和行业权威性、企业影响力全国首屈一指。现在全国电池行业60%以上的技术骨干都来自于湖南高校。外地龙头企业纷纷入驻湖南,看中的正是湖南在先进电池产业上的人才技术优势。很多企业家说,“中南大学是先进电池产业的强大基因、最优孵化器,沉淀了几代的人才与技术,在专业的科研力量上不亚于类似性质的斯坦福大学,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打造出一个‘锂谷’?”同时,锂资源的开发利用重在锂提取工艺技术的提升和突破,而郴州在有色金属冶炼技术上绝对领先于全国。另外,与先进电池产业息息相关的新材料领域,湖南有多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湘潭大学、长沙矿冶研究院集结了新材料领域多名院士和学术带头人。

前景极其广阔,市场支撑有望。据专家介绍,预计到2020年,全球蓄电池及材料的市场需求将达到2万亿美元,未来更有超10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到2020年我国的市场规模在8000亿元以上。当下,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为先进电池产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期。20176月全国锂电池产量同比增长77%1-6月同比增长近58%。未来,随着储能被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百大工程,先进电池在储能领域的市场容量将更加广阔,成为看得见的推动先进电池市场再次强劲暴发的后续力量。

 

必要:有“优”也有“忧”,需排忧解难

  不容忽视的是,湖南先进电池产业优势明显同时,也有突出忧患需重视和解决。

  一忧实力企业外迁突出。近年,湖南先后有13家发展好、潜力大的先进电池本土企业外迁贵州和江西。同时,当前引进的大部分外地电池企业也只是一部分产能放在湖南,总部和中心产能还是放在外地。这关键是企业发展的成本比较上湖南处于劣势。比如,湖南工业用电平均价格(7角左右一度)大幅高于内蒙、贵州(3~5角左右一度)等西部省份,以及福建(5角左右一度)等部分沿海省份。气价和财务成本与外省也有差距。如沃特玛在宁乡的基地,仅一天的电费是40万,一年就要6000万的电力成本;在内蒙的融资利息只要4.5个点,原因是政府给予贴息2个点。

  二忧人才流失严重。据了解,湖南现在很大一部分电池及材料领域的知名专家是在外地或为外省企业服务,长三角、珠三角新材料产业的60%人才都出自湖南,甚至毗邻湖南新晃县的贵州铜仁大龙高新区,很多电池企业家、技术骨干都是湖南人。其中缘由是因为湖南先进电池产业还处在自然生长阶段,科研中心、科技人才缺乏整合,各自为战,研发团队没有形成集中攻关合力;在工资待遇、子女教育、住房医疗、社保缴费、激励措施等方面与沿海省份仍有较大差距。

  三忧行业短腿明显。一是缺少专业化、规模化、集约化园区布局,无法很好满足产业协作、集中供能、环境集中治理等方面要求。二是在现有电池产业链中,高技术、高标准的电芯、电池模块生产企业不多不强,直接导致产业链上下游互动不足,产品相互渗透性不够。三是智能制造薄弱,产品标准不高,缺乏知名品牌。2017年工信部动力电池公告目录中,湖南入围目录的动力电池型号不到10款,不到全国1%

四忧战略统筹力不够。湖南在政策使用的深度强度、统筹整合和综合效能发挥上空间还很大。一是在先进电池产业链条上支持本地采购的政策与外省做法有很大差距。湖南6家整车企业生产新能源汽车只采用装载了本省2家品牌动力电池,但装载着20家外省品牌动力电池。二是先进电池产业发展与其他行业政策特别是与扶贫政策结合融合不够。湖南中伟控股公司是在湖南发展起来的一家年产值近20亿的先进电池企业,之所以外迁到了贵州,是因为在贵州通过绿色制造产业扶贫资金,获得政策补贴3000万;通过扶贫产业资金,得到铜仁5个亿的支持;利用国家对扶贫地区企业上市的绿色通道,IPO排队从倒数第几位一下子排到了前面第3位。三是产业下游配套服务不力,特别是后期应用环节如充电桩等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制约了产业发展。四是地方发展环境有待改善。

 

必为:从战略、战役、战术三个层面发力

  先进电池行业的“马太效应”“寡头效应”十分凸显,建议从三个层面强力砸开湖南先进电池千亿产业“金蛋”。

  战略上定位全球“电池谷”,精心打造“两园”“两链”。定位全球“电池谷”,即依托我国全球先进电池产业领先地位和国际巨头国内布局潮、中南大学的雄厚科研资源和品牌力量、宁乡高新区的产业规模和龙头企业,充分集聚全球先进电池领军高端人才、高层次研发机构、企业研发中心和科技中介服务机构,构建高集成高效率高收益的产学研体系,加强先进电池核心技术和自主创新技术的研发,打造世界级的先进电池科创中心、先进电池智慧城。打造“两园”,即以人才、技术优势为支撑,重点建设以宁乡高新区、湘潭高新区为主的长株潭园区,突出先进电池技术研发中心、企业总部和产业链中下游企业的集聚;以锂矿资源储量和冶炼技术优势为支撑,重点建设郴州先进电池高新区,突出先进电池产业链上游企业的集聚。打造“两链”,即做大做强先进电池完整产业链,做长做新产品应用推广等延伸配套产业链。一方面,紧盯湖南先进电池产业链薄弱环节,招大引强一批国内外竞争优势突出的先进电池生产企业,特别是大力引进湖南目前缺乏的电池模块、电芯等生产企业。同时依托湖南杉杉、桑顿等企业对内扶大培强,并结合三一重工、中联重科正积极寻求转型、有意进军电池行业的情况,再造湖南先进电池巨头。另一方面,看准延伸产业对先进电池的深度依赖,强化先进电池的应用推广,打造衍生新经济,包括加强对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机器人、大型储能等下游应用技术的研发和企业的点对点招商,对先进电池管理系统的应用创新和跨界融合,对充电基站、应急电源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产品的升级换代,对先进电池智能化生产的改造,以及协调先进电池储能应用纳入国家电网试点运行。

  战役上构建三大平台,着力争夺行业话语权。一是构建先进电池技术创新平台,争夺人才、科创高地。整合科研资源,在中南大学设立先进电池研究院,以此作为“电池谷”建设的核心依托。选择有条件的企业建设国家级、省级先进电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采取团队引进、核心人才引进、项目引进等方式吸引国内外先进电池产业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通过项目招标、力量整合、政府和企业共同出资方式,有效组织开展重大技术攻关,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力争取得一批关键性技术突破。引导企业积极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和新材料,不断推动产品升级换代,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和竞争力。提供渠道方式,加强与日美韩等先进电池科技强国的技术引进和联合攻关。加大对先进电池产业创新团队的支持力度,不断提升服务保障水平,确保高精尖人才和技术骨干能扎根湖南、服务好湖南的“电池谷”大建设。二是构建产业战略联盟平台,争夺先进电池产品市场高地。一方面积极引导和促成企业本着“共创市场、共享资源、共同创新、共同发展”的宗旨,建立全产业链协作机制,在技术研发、配套生产、市场开发、资金运作等方面形成综合竞争力。另一方面学习河南、深圳、广西柳州等地经验,打通内部采购通道,在实施动力车政策补贴中,鼓励整车企业配套本地的电池产品。同时,加强与中国电池行业协会、中国汽车行业协会等全国性协会的联系与合作,举办好国际性的产业高端论坛,形成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行业盛会和会展品牌。积极向国家有关部委申报先进电池应用示范城市、新能源汽车生产示范基地。引导和帮助先进电池企业申报产业振兴、技术改造专项、创新基金等相关扶持政策。三是构建先进电池检测中心平台,争夺先进电池行业标准化高地。检测是电池行业的必过环节和常态工作。先进电池行业标准还处在建设初期阶段。现在全国的电池强检中心只有天津、北京、上海和重庆四所,中部地区一家都没有。建议申请在长沙建立一个国家级电池强检中心,既能满足湖南企业检测需求,也可奠定湖南在全国先进电池行业中的领头地位。现在宁乡高新区已同航天工业集团联合建立了天麓检测中心,初具规模,可作为国家级检测平台升级打造。

  战术上采取六大举措,高强度、快节奏推进。一是组建先进电池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作为“省长工程”加强谋划、部署、推进,研究出台专项规划和支持政策。二是抓好全省锂矿资源的监管、整合、收储,以及针对锂矿资源丰富的江西、青海、内蒙、湖北等省份做好锂资源的收购、联盟等工作。三是大力开展名家名企名牌工程。建立培育、引进、扶持重点名单,发掘培养一批先进电池领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居于行业权威的顶尖专家,扶持壮大一批能够参与全球竞争、行业领先的龙头企业,打造一批质量过硬、美誉度高的名牌产品。四是强化生产要素配置力度。整合财政性资金,引导社会风险投资基金,建立先进电池产业基金,支持先进电池科技项目产业化及优势项目规模化。开展先进电池企业降成本行动,重点探索先进电池企业园区大户直供电改革试点,对产值规模及纳税额度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实行电价补贴。把大型先进电池企业建设纳入省重点工程项目,争取省级用地指标重点倾斜。五是整合政策资源,系统深入研究先进电池产业与其他行业特别是扶贫政策资源结合问题,力争产生多方受益的综合效应。六是积极改善发展环境。特别是在立项审批“绿色通道”、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创业环境上有进一步突破。

 (作者系中共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副巡视员)

 

(《新湘评论》2017年第21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