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爷爷始终明白党的规矩  

朱和平

 

2017-05-18 19:38:33  来源:(2017年第02期)

 
 
 

发表评论

 

 

 

 

我从小在爷爷身边生活,回忆爷爷的往事,记得有一次发生在家庭内的不大不小的风波。彼时,已年近90岁、素来和蔼的爷爷竟罕见动怒,并要求身边工作人员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公私分明,把独子赶下车

  1970年代,从中央办公厅传到朱德家中的电话通信记录引起了爷爷的注意。在这份记录中,出现了大量从家中拨往石家庄的电话。爷爷近来并没有同河北省委负责同志联系过,这些电话究竟是谁打出去的?再一查,发现电话都打给同一个地方——石家庄的一家工厂。工作人员更觉奇怪,堂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家中的红机子,怎么总是拨打一家普通企业的电话?

  爷爷的第一个反应,是家中有人公话私用。他发了脾气,并要求工作人员一定要查清楚。当时也有工作人员找到我,问电话是不是我打的。我知道爷爷要求家人十分严格,绝不会用公家的电话。

  隔了一段时间,私自使用电话的人终于被查出,是一位经常来家串门的亲戚,这位亲戚的女朋友在石家庄,每次来爷爷家都要私用电话与他女朋友通话。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查出来的。以当时的技术手段,我还挺佩服那些人,最后真给查了个水落石出。

  爷爷得知情况后十分生气,他让人统计了通话次数,然后叫亲戚照价付费。最后,这位亲戚自己掏了8元钱。

  当年的8元钱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在部队当兵,一个月工资还没到8元。就这一下,人家一个多月的工资没了,但爷爷就是这样公私分明。

  我的父亲朱琦是爷爷独子,早年在战斗中负伤,腿部残疾,可他想搭一下爷爷的车都不被允许。

  抗战时期,军委总部有了汽车,爷爷专门规定,他的家人绝不能乘坐。有一次,爷爷和毛泽东等人乘车去看戏,父亲拖着一条伤腿,走路不方便也坐上了车。爷爷看见后立刻对父亲说:“你下去。”可到了杨家岭,大家一下车,父亲也到了。原来被赶下车的他,又站在驾驶室外的踏板上,搭了一趟顺风车。这一下,温和的爷爷发脾气了,狠狠训了父亲一通:“这不是小事!踏板的位置是给警卫员的,不是给你的。”父亲知道犯了错,向爷爷作了深刻检讨。

  经过这一次,父亲再也没坐过爷爷的车。后来他从天津回北京看望爷爷时,都是自己坐公交车,然后步行近半小时才到家。爷爷的秘书看不下去,说:“你腿不好,干嘛折腾自个儿,朱老总的专车可以直接开进北京站的站台接你。”父亲却连连摆手:“让爹爹知道我坐他的车,会生气的。”

现在有些腐败分子管不好自己子女,还得从自身找原因。当家长的以身作则,子女就不会干出太出格的事。

 

 

19725月,我与爷爷、奶奶在北京万寿路

 

党内监督,从参加组织生活做起

  1960年代,爷爷在中南海家中种植起蔬菜杂粮。他是唯一在中南海内种地的高级领导人。

  尽管当时国民经济困难,但像爷爷那样的高级领导人绝不会为一份口粮操心。甚至客观来说,朱家种出的粮食数量有限,也起不了太大作用。爷爷这样做,为的是让家人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知道农民的不易。按现在的话来说,就叫不忘初心。爷爷常说,我们有这么大块地可以自己耕种,但种出来的粮食要让全家人吃饱饭依旧不容易。农民家里的地更少,人家要维持生计是多不容易。

  作为新中国首任中央纪委书记,爷爷不仅保持了清廉节俭的家风,更主动接受监督。他认为,要解决党内监督问题,要从领导干部参加基层组织生活做起,要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爷爷始终认为,党内不应该有特殊党员,无论职务多高,都应该过正常的组织生活。而且过组织生活时,一定要坚持党内优良传统,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党员,谁都可以提意见。

  1960年代,爷爷家的工作人员成立了党的基层支部,对外称“四组”。无论多忙,他都会抽出时间,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四组”会议。尤其外出考察结束后,他总在会上提出:“你们大家谈一谈,看我这次外出与人接触时,有什么欠周到和不谦虚、摆架子的地方?地方有没有超标准接待、咱们竟然接受了的?”大家便你一言我一语讲起来。会议中,爷爷会批评某些同志,工作人员也会对爷爷提意见。爷爷会把别人对自己的批评记下来,下次开会时还会汇报自己的改进情况。而在“四组”会议上,挨批最多的往往是厨师与司机。有人提意见,说地方送来土特产,厨师没按规定付钱,就直接下锅煮出来,还会说司机有时帮人办事,开着车出去。

  这些都是小事,却能起到防微杜渐的作用。如今有很多高级领导干部把自己当成特殊党员,从不参加正常组织生活。小问题得不到纠正,最后发展成大问题。军队内有一名职务很高的落马“老虎”,多年来从不参加组织生活。秘书提醒他应该参加组织生活,这名领导居然大发脾气,把秘书骂了一通。当初他若能虚心听一听周围意见,或许对他有帮助。

  1970年以后,随着爷爷年事已高,工作人员有时不通知他参加活动。有一次,我在家里为爷爷读书,爷爷问:“工作人员在干什么?”我回答说:“他们在开会。”爷爷立刻让我扶着自己,去参加会议。来到现场,爷爷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你们不要剥夺我参加过组织生活的权利!共产党的干部无论职务多高,都应该遵守党的组织纪律,按时参加组织召开的会议,自觉接受党员的监督和批评。”

爷爷始终明白党的规矩,并时刻遵守这些规矩。

 

   “真正的共产党人和腐败分子水火不容”

  对于在新时期如何学习继承朱德精神,我认为,物质生活丰富之后,人们没有必要像爷爷那样,自己开荒种地,穿补丁衣服。但心中无私,艰苦奋斗的本色不能丢。

  我长期在空军服役,那些先进战机的设计师,国家绝不提倡他们去过苦日子,相反,还要提供充足的物质保障,让他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对这些设计师来说,能够静下心来,研发出优秀战机,就是继承了艰苦奋斗的精神。

  如今的年代,军人也不必去穿补丁衣服,相反,还要注意仪表,穿出精气神。那些外国军官来中国访问或学习,人家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熨衣服、擦皮鞋。军人就应该有军人的样子,衣服笔挺,皮鞋锃亮。如今,军人保持良好仪容,也是在展示国威、军威,这与爷爷他们穿补丁衣服,勤俭创业的精神实则一脉相承。

  十八大后党中央铁拳反腐,通过在党内、军内开展反腐,打下那些“老虎”“苍蝇”,让人民群众真正意识到,真正的共产党人和腐败分子是水火不容的。

 

(《新湘评论》2017年第02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