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就喜欢和家人在一起  

王馥荔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18期)

 
 
 

发表评论

 

 

 

 

    王馥荔生于1949年,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12岁进入江苏省戏曲学校学京剧,毕业后进入江苏省京剧团。20世纪70年代西哈努克亲王到南京观看样板戏《沙家浜》,饰演阿庆嫂的演员失声,情急之下王馥荔临场救场,演出之后,一举成为剧团中的当家演员。1973年王馥荔拍摄电影处女作《水上游击队》,在影片中扮演一位江南姑娘。197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为拍摄《金光大道》在全国挑选演员,寻找表演生活化、走心,形象气质好的女性,一眼相中了王馥荔。这部电影中,她饰演的农村妇女吕瑞芳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又真实可爱,当时“文革”接近尾声,银幕上的女性角色都很革命、中性化,毫无柔美气质,“天下第一嫂”瞬间风靡全国。此后,王馥荔在《咱们的牛百岁》中塑造的菊花荣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在《日出》中塑造的翠喜又让她手捧当年金鸡、百花最佳女配角双奖。拍《水上游击队》时王馥荔认识了同样来自江苏的南京前线话剧团演员王群,虽然电影夭折,但两人由此萌生的爱情开花结果,和睦恩爱40余年,如今“天下第一嫂”早已当上奶奶,膝下小孙女已经13岁了。

 

  演员行里有句话叫“戏比天大”,每每在事业和家庭之间需要选择时,我心中的天平总是不由自主倾向于家庭。然而命运总爱让人做选择题,几次好戏上门,偏偏和家事撞个对头,只能二选一,我都选择了家庭。有时候,我也想心别这么重,事业上再进一步,但就是放不下对家庭对孩子的操心。如今回顾往昔,我十分笃定,一个女人应该这样,这样到老,心里才踏实。

  儿子王骁和我磨了20年,28岁才当上演员。因为我一直不允许。我觉得他不适合,倒不是说这份工作辛苦,干什么都辛苦。我们都属于特别恋家的人,就喜欢跟家人在一起。从前,拍一部戏大半年不能回家,思念家人,想孩子,那个滋味我知道。我就是觉得儿子遗传了自己的个性,是那种认准了一件事再苦再累也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人。所以,我就想趁着他还没搞这行,干脆让他死心。

  寻常人看来,演员生活多彩多姿,但在我的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我原来无数次出国没有感觉多么幸福快乐,完全没有退休以后跟家人出去玩那种愉悦放松和享受。即便工作最忙碌时,每年春节我也雷打不动地陪在父母身边守岁。有一次,一部大戏需要跨年拍摄,导演来请,我婉拒,因那年正赶上在国外留学的儿子也回国过年,导演游说,孩子以后还能回来呢。我也说话不留余地:戏以后还有的接呢。母亲93岁高龄辞世,火化当天,正赶上要在一部戏上拍婚礼,所有的演员档期都已排好,作为剧中新郎的母亲,我和剧组商量,哪怕往后挪半天也好。可实在协调不开,剧组用替身,赔偿了几万元损失。宁可赔偿,给人家赔礼道歉,我总得送我妈呀。我觉得做人做事得不留遗憾,剧组也理解我。同年,96岁的父亲去世,父亲走的那天,连急带伤心,我得了突发性青光眼,接受激光治疗后,视力从原来的1.1降到0.3,很长时间难以适应。既然眼睛影响我工作了,所以,我更得挑有意义的戏拍。只要剧本好,不在乎戏份多少,自信能把小角色琢磨出戏来,把人物演到位。

  演艺生涯中,我所有得奖的角色都是配角。引以为傲的是在电影《日出》里饰演仅有三场戏的翠喜,拿到了大众电影金鸡、百花双奖。那年我36岁,开拍前谢晋导演公开反对,提醒说:那不是你的戏路,你脸上连个褶子都没有,怎么演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妓女?身边的朋友也劝,演好了你不过是个配角,很多有名的话剧演员都演过这个角色,都很出彩,你演太牵强了。唯独有一个我最亲的人支持我,我爱人王群,他说你不演后悔一辈子,你不是想突破吗?就得有冒险精神,你这个用功劲儿我是知道的,有我帮着你,于本正导演那么看好你,你就放心大胆地琢磨,去演吧。回想那时,太难了。后来,我去拜访曹禺先生,偷偷去天津采访曾经做过妓女的老人们,听她们讲血泪史,一边哭一边就有了信心。让化妆师用油彩把一口白牙画成棕黄色,卸妆得用酒精一点点擦掉,就等一天拍完戏才吃饭。颁奖现场,谢晋导演告诉我,是全票通过的,以前从来没有过。我当时听了差点哭起来,看片子的时候,我都不相信那是我。谢晋导演又在台上叫我爱人,王群你坐哪儿了,站起来!这有你的功劳。我爱人坐在最后,不好意思站,我说了一句,他才站起来,举了个手。

  在新作《寻找邓颖超》里,我饰演邓颖超的妈妈。剧本我喜欢,我经纪人李小婉心疼我,说片酬不高,年代戏的拍摄条件挺遭罪的,可我不在乎。我查了资料,编剧王朝柱老师我一向敬重,这部剧是他按真实历史写的,那是位伟大的母亲,我很感动。在车墩拍摄时,熬夜加重场感情戏,我的眼病一度发作,医生要求必须住院治疗,可拍戏一天也耽误不了。最后,医生推荐了一种收缩瞳孔的药水可以控制眼压,每次拍戏前三小时,点上眼药水,忍着疼。药效的副作用是缩窄视野,没有了余光,就这样坚持了两个月把戏拍完。编剧王朝柱评价说给角色添彩,我觉得这就值了,我很高兴,这才对得起观众。

  除了眼疾,还有前年冬天拍电影《启功》时因为淋雨加重了的腰疾,所以暂时不敢接戏了,在家专心休息,平日里还坚持练声,去公园健步,这是做演员的基本功,不能放下。我每年都要参加文联、影协、视协下基层送欢乐演出,还有去老人院慰问之类的公益活动,要是平时不保持练声,《杜鹃山》这种大段唱不下来。平时我喜欢给家里人做饭,老有新鲜菜,有时还培训阿姨,阿姨都特别感谢我。天冷了,我跟爱人去海南、威海会朋友,过得很开心,很充实。无论对家人还是工作,我都尽心尽力,不留遗憾,人到晚年过得很安心。丈夫是话剧导演,儿子也是演员,一家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创作,电影、电视剧,国内的,国外的,热播的和没人关注的,我们都会谈论,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新湘评论》2017年第18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