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做有意义的事  

李光曦

 

2017-08-18 17:58:19  来源:(2017年第04期)

 
 
 

发表评论

 

 

 

 

    一年接到300多个邀约,内容涉及采访、演出、评委、电视节目录制、讲座、座谈会,有时连续一个多月都不在北京……你可能想象不到,如此有人气的并不是什么一线大腕儿,而是一位87岁老艺术家的日常,他就是歌唱家李光曦。

一个年近90的老人腰不弯,背不驼,头发浓密,眼神清亮,思路清晰,一句废话都没有,简直令人惊叹。李光曦说他的秘诀就是做有意义的事。什么叫有意义?十个字:过好每一天,争取有点用。

 

每天坚持练一遍哑铃操

  过好每一天就是要认真对待自己的生活和身体,有空了在家里弄点顺口的,把觉睡足叫“充电”,把便排顺畅叫“排毒”,这两件事绝对不能含糊,另外还要多运动,最后还要做到少生气,让自己心情顺畅。我家里有一对哑铃,总重20公斤,运动专家曾经告诉我,男人靠四组肌肉支撑生命,双臂、双腿、腹肌、胸大肌,于是我自己编了一套哑铃操,每天都要做一遍。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治运动比较多,有些人就特别谨慎,惜字如金,不交朋友,当时还觉得他们有城府,君子不多言,结果等到老了,不会说话了!傻了!头脑和说话机能都退化了。小时候我喜欢传统曲艺,京韵大鼓名家刘保全唱的《大西厢》,15分钟几千句词,从头到尾我都能背下来,70多年了都没忘,现在随口就来。我还跟美国黑人学习用手脚打鼓点,每只手脚的拍子都不一样,同一时间落下完成各自的节奏,非常难,需要超高的肌肉协调性和节奏感。我就是用这些方法来保持自己的身体机能不退化。

  说来神奇,55岁那年我眼睛花了,配了300度的老花镜,头发也哗哗往下掉,但是10年后我又把眼镜摘掉了,头发也不掉了,一直保持到现在,而且没有吃任何营养品,有一次《口述历史》栏目组的人跟我说,他们采访了很多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我是第一位对答如流的。家里墙上的一幅照片,是2007年我和爱人金婚50年拍的,马上就60年了,无化妆无PS,如今我的状态和10年前一模一样。

  在老艺术家圈里,我还是出名的喜欢健走,但是2014年的一次受伤让我再也没法健步如飞了。当时中央电视台录制《非常6+1》,我客串主持,主持台距地面两米高,亮相之后本该往右走,但眼睛被灯光晃了一下迷迷糊糊的就往前迈了腿,直接掉进了灯光池,当时筋骨和内脏没问题,只是膝盖骨被砸烂了,做手术换成了合金钢,两年过去了还是不舒服,走路受到了一点影响,以前和我爱人出去我总嫌她慢,你走快点!现在她走着走着一回头,哎,快点!所以谁也别吹牛。

 

一肚子故事愿讲给大家听

  人老了,最怕萎靡不振、混吃等死。人要有生活的信心,自己鼓舞自己,做点事情让自己有价值,现在我在台上唱歌,大家在台下鼓掌,我给大家带来愉快的感受,这就是我的价值,在精神上特别满足。我几乎就没有不受欢迎的时候,很多活动都愿意找我,最近参加了几个座谈会,内容涉及戒毒、环保、养生、教育,我虽不是专业人士,总有些个人经验可以分享。从1985年起,我就开始到处讲课,走了很多学校、机关和党校,主题就是《音乐欣赏和人生感悟》,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将近68年的时间,我经历了太多,怀揣着一肚子故事和感受,古今中外,非常受欢迎。我最喜欢马克思说的“人活着要任何学识不陌生”,做一个有心人,积少成多就丰富了。

  想要保持艺术状态常青,不仅要有天赋还要下一辈子功夫,现在我每天都要练声,三天不唱机能就退化。很多艺术家都不愿意让孩子接自己的班,因为他们知道太难了,如果半途而废了就什么都不是,除了下功夫,天灾、人祸、婚变、身体,哪个都很关键。每年我还会担任很多少儿比赛的评委,经常是四五百个孩子参加,一两千个家长陪着从外地来到北京,每次都给家长泼冷水,今天你们让孩子到北京长见识,学习交流很好,但你们要知道这一行有多难,一万个孩子才出来一个,当某一天发现你的孩子是9999中的一个,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我有三个孩子。我是演员,从小就教育孩子一定不要出去炫耀,一概不准挑吃挑穿,不管经济多困难,必须好好读书,我和爱人做到节衣缩食,以身作则。总结教育孩子有八个字“是非善恶,利害得失”。孩子小一点教是非善恶,大一点教利害得失,如果家长糊涂,把利害得失放在前面,给孩子种下恶根,一辈子改不了。

 

“旅游纪念”贴满了冰箱

  也许有人觉得我的人生一定是顺风顺水,才如此有风度、睿智、平和,其实刚好相反,我父亲英年早逝,中学还没读完我就承担起养家的重担,之后也从未上过音乐学院,没有正统学习过歌剧,所在的中央歌剧院的领导一辈子都拿我当业余演员,有一位老领导去世前还跟我说,你还是要加强基本功啊!

  我一直就是这样一位“业余”演员,1962年进中央歌剧院8年后成为了第一号台柱子,当时中央歌剧院有500人,只要登李光曦的名字,票就能卖光。上海2400人的大剧院,在70人乐队的伴奏下,没有扩音,我连唱30场大歌剧,15大段唱段,3个小时跑上跑下,晚上还带着铺盖卷睡后台。领导担心把我累坏,给租了个小旅馆,结果其他人有意见了,各种风言风语,领导就给大家做工作,“咱们都靠他一个人养活,没他票卖不出去!”

  别看是男一号,我拿的却是群众演员的待遇,演一场大歌剧只给两毛钱夜宵费。“文革”后领导让我参加一个外国代表团的座谈会,我没去,因为没衣服穿,我所有的衣服都是打补丁的,领导让我买个的确良的衣服,那时一件的确良衣服要10块钱,我买了全家饭费就少了10块。那时候走在大街上,什么都想吃,只能忍着。尽管受过委屈,我并没有怨念丛生,因为有支持我的观众,我一上台观众就火爆,这是我的根!

  苦日子过了很多年,现在的我也学会了享受生活,一次春节后在海南住了40天,夏天又在山东住了一个月。老了最享受的是出去旅游,家里的冰箱上整整贴了三面的冰箱贴。每一个冰箱贴都是货真价实从当地带回来的,因为贴得太满了,以至于影响了冰箱的散热,这才把一部分转移到了别处。

 

(《新湘评论》2017年第04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