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不与小人为伍  

郭光文

 

2017-06-19 09:25:43  来源:(2017年第06期)

 
 
 

发表评论

 

 

 

 

    在直接或间接的生活中真切地感到:小人就是辞海上所说的“人格卑鄙的人”。小人的人格卑鄙,主要表现在他们惯用的五种基本手段上。

  溜须拍马、曲意逢迎。南北朝时期的和士开就是这样的小人。《北齐书》记载,和士开善于察言观色,逢迎讨好。他会弹琵琶,还精通一种叫握槊的赌博游戏。当时还是长广王的高湛,酷爱这个玩意。于是时任开府行参军的和士开就专门陪他玩握槊。高湛当皇帝后,整天饮酒作乐,荒淫无度,和士开便趁机“逢迎”:“自古帝王,尽为灰烬,尧、舜、桀、纣竟复何异?陛下宜及少壮,恣意作乐,纵横行之,即是一日快乐敌千年。国事吩咐大臣,何虑不办!无需自勤苦也”。在和的怂恿下,高湛一天到晚花天酒地。结果只活32岁就死于“温柔之乡”。史书在记载高湛临死时写道“临崩,握士开之手曰‘勿负我也’。乃绝于士开之手”。“乃绝于士开之手”一语双关,道出了小人祸国殃民的本质。《史纲评要》有一个叫“草丛间的犬吠”的故事。说的是南宋宁宗庆元年间,奸诈擅权的宰相韩侂胄路过南园山庄。他环顾四周竹篱草舍后说:“此真田舍间气象,但欠犬吠鸡鸣耳”。这话被一向“善解”宰相“心意”的随行赵师幸听到了。不一会儿,路边草丛就传出了狗的叫声,韩近前一看,原来是赵师幸正藏身草丛学狗叫,一时乐得捧腹大笑。在场的其他人则“闻者莫不鄙之”。赵由于一贯溜须拍马、曲意逢迎,而得任工部侍郎又知临安府,成为韩的“得力”心腹。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小人并不鲜见。他们在领导面前常是带着“爱心”昧着“良心”投其所好。爱吃者,请之:婚丧喜庆,请你“劳驾”;大小会议,请你“光临”;美味佳肴,请你品尝。嗜玩者,陪之:唱歌跳舞陪你去;打牌赌博陪你拼;桑拿按摩陪你上。好物者,送之:名表他送你戴;名车他送你开;名房他送你住。喜吹者,捧之:年少,他捧你是转世再生“甘罗”;年壮,他捧你是足智多谋“孔明”;年老,他捧你是德高望重“黄忠”。贪钱者,贿之: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他贿之以“慰问金”;伤风咳嗽感冒发烧,他贿之以“看望款”;签下工程项目得到提拔重用,他贿之以“关心费”。平时竭尽“美化”之能事,领导脸上有麻子,他说是“美人酒窝”;领导沾花惹草,他说是“兴趣广泛”;领导违法乱纪,他说“有开拓精神”;领导为政不廉,他说“公仆也是人”。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为官者,就是在这样一片“赞扬”声中,不知不觉自绝于这类小人之手。

  挑拨离间、打击异己。西汉时期的江充可称这方面的典型。他先是搅得赵王父子不得安宁,为报复私怨,诬告赵太子秽乱后宫,使得赵太子险些被汉武帝判了死刑,虽赦其死罪,但太子地位却被废除。后又蛊惑汉武帝,挑唆其父子关系,制造大量冤假错案,最后逼得太子造反被杀。这场大乱,史称“巫蛊之祸”,不仅白白死了好几万人,就连汉武帝自己也弄得骨肉相残,国家险些覆亡。明朝的魏忠贤也是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小人。他勾结明熹宗乳母客氏,狼狈为奸,打击异己,广结党羽,有“五虎”“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之称,势倾天下。媚事者拜呼他“九千岁”,各地督抚争相为他建生祠。东林党人对其所作所为非常不齿,多次弹劾。魏忠贤由此把东林党人视为肉中钉眼中刺,大肆迫害,指使义子爪牙到处监听百姓言论,只要听到哪个人对其不满,就不分青红皂白处死,导致上下一片黑暗,宫中人人自危,百姓苦不堪言。

  无中生有、造谣诽谤。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大夫费无忌可以算得上一个颇有“成就”的小人。楚平王为儿子娶亲,派费无忌前往迎娶。费无忌看到新娘如花似玉,便心生邪念,快马回宫对楚平王细述姑娘之美,进言趁太子尚未见面大王先娶之。好色的楚平王被巧舌如簧的费无忌说得春心荡漾。转眼间,这位本该成为太子夫人的秦国姑娘,便成了楚平王的妃子。移花接木的费无忌也由此成了楚平王的“知己”。他做贼心虚,知道太子迟早会接班,于是便在楚平王面前诬陷“太子要谋反”,使楚平王下令捕杀太子及其老师伍奢父子。后来,太子与伍子胥逃离楚国。数年后,伍子胥率领吴国大军复仇攻占郢都,楚国从此就走向衰败。寻根溯源,费无忌这位“小人”实在是“功不可没”。南北朝时期的小人鲍邈之也毫不逊色。鲍原是梁太子肖统身边颇受信任的太监。太子母亲病故不久做“生忌”,要一位太监守夜,太子便安排鲍去。不料鲍擅离职守,跑去和宫女鬼混,被太子撞见。太子宽厚,没有治他的罪,只是没有从前那样亲近他了。哪知道鲍不识好歹,不仅不思报恩,反而怀恨在心。他探听皇帝身体不适,便密告太子请道士作法,埋蜡鹅咒皇上早死,密谋夺权篡位。太子受此不白之冤,又无法辩解,气急交加,一病不起,31岁就驾鹤西奔了。谁都不曾想到这位编纂著名《昭明文选》的太子,竟然死于鲍邈之这位卑鄙小人之手。历史走过了一千多年,鲍邈之和费无忌之类的小人,虽然早已成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但他们的阴魂未散,作派仍在。所不同的只是无中生有、造谣诽谤的手段更“高明”了。他们要么设法捏造事实引起领导对你的“疑心”,巧妙离间你与领导的“关系”;要么凭空杜撰男女之间的“桃色新闻”,搞得你声名狼藉。平时通过“大概”“听说”“据说”等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的词语,要么透点“风”让你去“捕”;要么生个“影”让你去“捉”,使你查起来真假难辨,想起来是非不分。

  唯利是图、厚颜无耻。对于小人来说,他们没有人格追求,只图实际私利。看问题、想事情、作决策以是否“对我有利”为标准。他们奉行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处世哲学。清朝小人和珅不择手段,搜刮财富,贪得金银财宝八亿两,相当于当时朝廷11年的财政收入。以至赐死之后,民间留下“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戏言。龚自珍是清代大名鼎鼎的思想家和爱国诗人。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儿子龚半伦却是一个卖国求荣、帮助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小人。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所以焚烧圆明园者,因有龚半伦为引导。英以师船入京,焚烧圆明园,半伦实与同往,取金玉重器而归”。龚半伦为一己私利,不惜引狼入室,害宗灭族,烧毁“万园之园”。死后,痛遭国人讥咒谩骂,族人禁止他埋入祖茔。

  口蜜腹剑、两面三刀。这类小人,当面说你出类拔萃、才华横溢,背后说你德才平庸、无所技能;当面与你亦步亦趋、形影不离,背后与你天各一方、水火不容;当面对你称兄道弟、勾肩搭背,背后对你恨之入骨、仇深似海。唐朝小人李林甫堪称这方面的典型。他为人奸诈阴险,表面上示人以友好,暗地里背后捅刀子,世人称其“口有蜜、腹有剑”。历史前进到20世纪,把“口蜜腹剑、两面三刀”推向“顶峰”的小人恐怕要数林彪。他当着毛主席的面是“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背着毛主席却培植亲信、结党营私,策划武装政变、阴谋篡党夺权,甚至企图炸毁火车,置毛主席于死地。真可谓“当面好话说尽,背后坏事做绝”。最后,折戟沉沙成为抛尸异国的孤魂野鬼。这应该说是“小人天地不容也”!

  由此可见,小人称呼虽小,但是危害甚大。轻则搞得你心烦意乱、寝食难安,四面楚歌、事业无成;重则诱使你上当受骗、追悔莫及,中箭落马、家破人亡;极则导致民生凋敝、怨声载道,辱国丧权、江山易手。正因为如此,一切品德高尚和作风正直的人们是从来不与小人为伍的。

  在世界上被人称之为“东方的太阳”和“思想的长城”的“至圣先师”孔子,对小人的认识入木三分。他既从“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则反之”“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与“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等方面揭露了小人的思想品行,又从“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与“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等方面刻画了小人的处世态度。告诫人们“小人难养也”,终身对小人嫉恶如仇,“敬鬼神而远之”。

  屈原,当年任楚国左徒、三闾大夫,兼管内政外交。他极力倡行“美政”,主张对内选贤任能、俢明法度,对外联齐抗秦、沟通六国,深得楚怀王信任。也由此招来了上官大夫靳尚和楚国公子子兰等小人的嫉妒和憎恨。在这伙小人的排挤和诽谤下,屈原先后被流放至汉北和沅湘流域。即便如此,他宁愿怀石自沉,以身殉国,也坚持不与小人为伍,表现出强烈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警意识。毛主席曾吟诗赞道:“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

  西汉光禄大夫刘向在《说苑》中把封建社会的官员分成君子与小人两大类,列为“六正六邪”,让人们对照起来辨析。所谓“六正”,一是高瞻远瞩,防患未然,此为“圣”;二是虚心尽意,扶善除恶,此为“良”;三是夙兴夜寐,进贤不止,此为“忠”;四是名察成败,转祸为福,此为“智”;五是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此为“贞”;六是刚直不阿,敢诤敢谏,此为“直”。所谓“六邪”,一是安官贪祿,不务公事,此为“庸”;二是溜须拍马,曲意逢迎,此为“谀”;三是巧言令色,嫉贤妒能,此为“奸”;四是巧舌如簧,挑拨离间,此为“谗”;五是专权擅势,结党营私,此为“贼”;六是幕后指挥,兴风作浪,此为“阴”。刘向的“六正六邪”,阐述全面深刻,魏征在上唐太宗疏中就曾告之:“进之以六正,戒之以六邪,则不严而自公,不劝而自勉矣”。并且主张以“六正六邪”为标准来识别君子小人,进而选拔人才和实行奖惩。

  三国时期诸葛亮一生为匡扶蜀汉政权,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为后世忠臣的楷模和智慧的化身。其在《前出师表》指出:“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自此开始,“亲贤臣,远小人”就一直被历代统治阶级视为关系国家兴亡成败的重要政治经验。  

  有鉴于小人卑鄙下流的伎俩和历代君子发人深省的教诲,我们要大声疾呼:千万不要与小人为伍!

 

(《新湘评论》2017年第06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