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读懂经典是为了让人“大”起来  

鲍鹏山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20期)

 
 
 

发表评论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人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落后了?痛定思痛,开始引进西式教育。这是一种现代教育模式,它有两个特点:第一,现代知识的海量学习。我们在中小学开设了许多课程,如物理、化学、地理、数学、生物、外语等,这样的知识结构在中国传统教育里是没有的。第二,教育形式的巨大变化。我们开始进行班级教学,在学校里有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每一级又分了许多学习单位,总起来就叫班级。班级教育的优点在于极大地提高了教育效率。

  引进西式教育的同时,我们还做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废除读经。以前七八岁的孩子进入私塾,老师发的第一本书是《论语》,读完以后再读《孟子》。这么一本一本书读下去,就叫读书,所以孩子也叫读书郎。但废除读经后,学生不知道读什么了,于是就有了“语文”这个课程。

  这里面也有问题:语文教材里可能有《论语》选读、《孟子》选读等,但这样的经典选读,一不具备整体性,二不具备系统性。结果是,特别容易变成碎片化的知识、不成体系的知识,对学生认知能力和逻辑能力的培养弊多益少。

  传统社会的人,读的书其实并不多,但年纪轻轻就成了大师。比如孔子,20岁的时候就成为那个时代最博学的人;司马迁20岁的时候成为汉朝最博学的人;唐朝以后,科举考试普及了,那些考中进士的人,任何一个放到今天似乎都有资格被称为大师……21岁的苏东坡携手19岁的弟弟,同时考中进士。他的“高考”作文到现在还是唐宋八大家的范文。他在赶考的路上跟弟弟两个人在船上,选几个韵,照着这个韵写诗,到今天就是诗歌的经典。

  所以说,重拾文化自信、提高文化素养,需要回归传统、回归经典。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有两个功能:一个是让人安定下来,一个是让人动起来。一动一静,就把人从蒙昧状态唤醒了。让人心安定靠什么?靠文化。人有自己价值评判的标准,走到哪里都不会茫然,而会心安理得。如果把“心安理得”这个词的次序颠倒一下就更好了:理得了,心才安;理不得,心是不会安的。这个理是什么?就是文化。

  孔子教育学生,首先是提供一套理念——仁义礼智信。做事要讲义,安心要讲仁,然后在生活中与人交往要讲礼、讲规矩,同时还有智,能够明辨是非,当然还要讲诚信。有了这些,做人的标准就有了,做人的原则就有了。标准原则都有了,人生还有什么彷徨呢?

  孔子先教安心,然后还要唤醒学生的激情。他让学生们都去读《诗经》,为什么呢?他提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兴”这个字,在古汉语里面有唤醒的意思。《诗经》上有一句叫夙兴夜寐,白天醒来晚上睡觉,兴就是“起来”的意思,就是唤醒。“观”是判断力,判断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群”是责任感,对群体的担当。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学习,有人说学习改变命运,但这个改变命运其实不是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不是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也不是让你一个人过得好,而是要让更多的人过得好。孔子教育人,是有大视角的。

  唤醒内在生命的激情后,人就会有情怀、有理想,才会有长期的热情去做大事。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事业,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一定需要长时间的精力投入。谁能够持续保持这样一种积极和热情呢?那就是有情怀的人。

  所以,人生不能把自己定位得太小太低,如此是不能做大事的。传统经典教育中,从七岁开口读《论语》的时候,从读“学而时习之”的时候,一个人就在读真正的“大学”——价值观、世界观的“大学”。所以,今天我们为什么读经典,就是因为经典让我们“大”起来。它不仅是一套知识体系,更重要的是一套价值体系、一套文化体系。

  那么,我们需要读多少经典呢,《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加起来5万多字,《道德经》《庄子》加起来,不到十万字。把这些先读下来,基本就够了,这些是必读的。

  当然,一个人小的时候读不懂孔子、老子、庄子,非常正常。但长期坚持读下来,当他能够以孔子和老子的视角看待、审视自然和人生时,这样的教育难道不是最大的教育、最好的教育、最成功的教育么?

 

(《新湘评论》2017年第20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