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宁炬专栏精彩专题往刊回顾 | 精彩评论 | 好书有约学习导报 | 广告联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办、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编辑出版发行:新湘评论杂志社
本刊顾问:梁  衡
社长、总编辑:郝  安
 
  
总编室:
0731-82216363
发行室:
0731-82217651
广告经营部:
0731-82216360
广告经营许可证:
湘工商广字430000400879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3-8713
国内统一刊号:
CN43-1474/D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电子信箱:
xxplok@163.com
社址: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
1号省委三办公楼
邮编:
410011
定价:
5.5元/本
 
新湘评论官方微信号
cnxxpl
 
指点公众微信号
xxzhidian
   
  梁衡:乡愁就是乡村的文化记忆  

梁 衡

 

2017-11-28 18:22:17  来源:(2017年第20期)

 
 
 

发表评论

 

 

    自从习总书记提出“留住乡愁”这个命题后,全国各地都在追寻乡愁之根,打造乡愁之旅。

  什么是乡愁?就是乡村的文化记忆。因为大多数中国人都来自乡村,所以乡村记忆也即是民族记忆、祖国记忆。乡愁并不是过去乡村的所有记忆,那样就成了记忆垃圾。正如历史也不是所有记忆的堆积。宋代词人吴文英有一名句:“何处合为秋,离人心上愁。”社会在变,已经由农耕社会进入工业社会、信息社会。乡愁是我们这些“离人”,离开了乡村的人心上放不下的惦念,抹不去的春秋。乡愁的核心是乡土文化、特色人文。是发生过的,现在仍然起着积极作用的文化遗产。比如某个村庄过去的人、事和实物,它现在仍有知识、思想、审美等方面的价值和教育传承作用,这就是一段乡愁。现在农村收麦子早已用上联合收割机,但一个碾场的石滚子,却保存了过去的农耕文化,有厚重之美、沧桑之美。这就是乡愁。所以我们的使命是:挖掘乡愁里的文化,留住有文化的乡愁。什么叫美丽乡村?文化加美景。有文化积累的乡村,也即是有乡愁的乡村才美丽,如生态文化、民俗文化、地方文化、名人文化等等。所以留住乡愁又和建设美丽乡村、发展地方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

  留住乡愁要有一个抓手,要找到一个标志,我们搞新闻的叫“由头”。它可以是一棵树,一处老房子,一段故事,或一个人物。就是找到一个题目,借题发挥,溯本求源。再顺流而下,吸纳支流,形成了一条文化之河,聚积成一个文化的湖泊,就是一块可以照见历史的明镜。

  近些年,我和朋友们做了一些挖掘地方文化的工作,也即是梳理乡愁的工作。比如去年在陕北府谷的长城脚下发现了一棵奇树,并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华版图柏》。当地以此为主题,建成了中国第一个人文森林公园,挖掘保存了边塞文化、长城文化、黄河文化。20多年前,我考察常州的瞿秋白故居,在故居门前,挖掘出了当地已经消失的“觅渡桥”这个旧址,由此引深、阐述了革命先烈瞿秋白的觅渡人生,发表了《觅渡,觅渡,渡何处》。后来该文入选中学课本,充实了秋白故居的文化含量,为古城常州留住了一段乡愁。去年常州市专门为这篇文章发表20周年开了一个研讨会。

  乡愁研讨会为什么在霍州召开呢?霍州是我的家乡。这里保留了我的一段乡愁。但只是个人的记忆没有什么价值,它必须转化为社会的民众的记忆,上升到文化层面。我的家乡是一个产麦区,我头脑里保存了许多夏天和麦收的记忆。早在1984年我即发表了一篇短文《夏感》,很巧,正好666个字。2001年被选入初中课本使用至今。于是我个人的乡愁,便变成了亿万中小学生的乡愁,成了农耕文化的记忆。我出生的小山村叫下马洼,这又有好多说法。当年李渊父子从太原起兵,过此地打到长安而得天下。因唐太宗过这个村时下马、驻兵因而名“下马洼”。村里文化积淀深厚,风光秀丽,有两庙、一阁、一塔、三河、数泉。九道山梁,如九龙起舞。今年春节,我回了一次阔别60年的家乡,重温乡村记忆,写了一篇《何处是乡愁》发在三月份的《人民日报》上。于是这个乡愁就更放大了。从唐太宗到今人,从历史文化、民俗文化、麦收文化、生态文化直至乡里崇文重教的传统,一个完整的乡村记忆就呈现出来了。半年来,村里借势建设美丽乡村,发展旅游,渐成气候。我也很为家乡的兴旺而自豪,为村口的大门楼拟了一副对联,述其渊源:唐宗曾下马,旌旗西去建大唐;梁氏此开宗,紫气东来绕九梁。其实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文化名片,就看我们是不是仔细挖掘。今天我们讨论乡愁文化以下马洼和霍州为例,也算是一次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当然,乡愁不只是说一个乡村,它泛指家乡、地方文化。可以是一个村,也可以是一个县、一座城市的文化记忆。

 

(《新湘评论》2017年第20期)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湘评论》杂志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经许可转载的须注明出处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3 82217526(传真)
 
ICP06017078